这样的类比并不尽准确。特朗普参加的是自由公正的民主选举。大多数独裁者甚至在选民投票前就公然藐视他们,将真正的对手排除在选票之外,用片面的报道淹没了电视广播。

而当他们举行真正有竞争的选举,结果对他们不利时,他们往往忽视结果,谴责叛国者、罪犯和外国破坏势力从中作梗,因此是无效的。特朗普拒绝接受上周的大选结果、并试图使投票失去合法性,就是在遵循类似的策略。

几乎没有迹象表明特朗普能够战胜法律和制度,正是它们确保了美国选民的裁决将占据上风。这个国家拥有自由媒体,可靠而独立的司法系统,致力于诚实计票的选举官员和强大的政治反对派,这些在白俄罗斯或俄罗斯都不存在。

尽管如此,美国在此之前还从未需要去迫使一位在任总统在选举中承认公正的失败。仅仅是提出要让他下台需要用强制手段,特朗普就已经砸碎了权力和平过渡这一民主传统的基石。

特朗普的顽固已经造成的损害可能影响深远。维也纳人类科学研究所(Institute for Human Sciences)的东欧和中欧问题专家伊万·克拉斯捷夫(Ivan Krastev)表示,特朗普拒不承认败选,将为欧洲和其他地方与他臭味相投的民粹主义者“开创一个新模式”。

“特朗普在2016年赢得大选的时候,他们从中获得的经验是可以信任民主,”他说。“现在,他们不信民主了,会想尽一切办法继续掌权。”在他所谓的“卢卡申科情境”下,领导人仍将继续举行选举,但“绝不会败选”。俄罗斯总统普京已经这样做了20年。

8月,白俄罗斯明斯克市的抗议者谴责他们和西方世界所称的总统大选舞弊。
8月,白俄罗斯明斯克市的抗议者谴责他们和西方世界所称的总统大选舞弊。 Sergey Ponomarev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特朗普采取的反民主策略中,有一些是津巴布韦的罗伯特·穆加贝(Robert Mugabe)、委内瑞拉的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和塞尔维亚的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Slobodan Milosevic)等领导人经常使用的,即拒绝承认失败,并提出毫无根据的选举舞弊指控。此外还有削弱民众对民主机构和法院的信心,攻击媒体、诋毁对手。

与特朗普一样,这些领导人担心一旦接受失败,下台后会面临起诉的风险。特朗普倒是不用像米洛舍维奇那样,担心战争罪和种族灭绝罪的指控,但他的确面临着一系列法律上的麻烦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