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誓言改善环境,近年的确在北京等大城市及其周边颇见成效,但是环境破坏依然在地方政府的眼皮下发生。(VCG)

日前,中国央视披露,贵州省遵义市一对父子违建山庄、酒窖,破坏当地喀斯特溶洞一案的画面。目前,该案作为一起典型的环境污染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已经宣判,肖姓父子被要求修复生态或者赔偿160万多(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补偿款,以及其他费用计20多万元,并公开赔礼道歉了事。

该案是否涉及被告肖姓父子刑事责任,官方未见说明。不过,此案之匪夷所思显而易见,令人怀疑中国大陆近年如此大张旗鼓整治环境,以“绿色GDP”为发展口号,在地方究竟落地几何。

在11月11日央视新闻中,案发地遵义市习水县习酒镇八一村党支部书记透露,“他们一开始(建设)的时候,我们村里面就知道了,也劝阻过,但是他们置若罔闻。我们镇的国土所、农业服务中心、林业站,还有我们镇党委的领导,都带着他们到现场来制止过他们,他们当时也停下来了。这些职能部门离开以后,他们又悄悄地开始建。”

也即是说,对于肖姓父子“占洞为巢”进行肆意开发,当地政府从一开始,具体来说是从2015年年底便已知情,而且工程停停建建一直延续两年,到2017年经营餐饮和住宿的两座小楼,一座观景台以及溶洞内外的步道、酒窖、养鱼池和景观灯等设施全部落成,并公开开门迎客,不仅村民毫无反应,而负有监管责任的地方镇政府竟也“熟视无睹”,让人怀疑究竟“不能也”,还是“不为也”。

地方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关系,近年北京已经说得足够多。尤其是近年,北京要求经济转型,既要金山银山也要青山绿水,但是谈何容易?此案便是一个最具代表性的地方个案。

环保被提升至今天的地位,地方政府不会不懂得其中的“政治性”。但是,一方面,地方官员的仕途升迁与经济表现密切相关,没有发展何来更大的“乌纱帽”?这就是“政绩观”的问题。另一方面,常言说,“政令不出中南海”,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只要不出乱子,地方官员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思维普遍存在。此案何以被拖拖拉拉5年之久,地方政府庸政懒政思维有没有发挥作用?第三,越是深入基层,盘根错节的地方利益纠葛就越是能与最具中国特色的官场“变通”精神相得益彰,秦岭别墅案如此,前一阵子青海祁连山山麓木里煤矿案更是如此……

当然,除此之外,中国大陆环保部门有一个传统就是弱势,近年虽开始被赋予督查和执法力量,但是“传统”毕竟是传统,所以其威慑力恐怕还远远不够。

肖姓父子案仅是一面镜子,它需要追问的背后原因还有很多,而不仅仅是罚当其罪与否的问题。2015年中国施行修订版《环保法》,其实对地方政府环保监管责任多有涉及,但是直至今天有几个政府部门被追责?这实在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事实上,肖姓父子案中,若地方政府能够负责任一点、原则一点,工程能延续数年之久,最终完工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