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1月12日电(记者 张尼)近期,高值医用耗材国采开启引发高度关注。冠脉支架降价超九成,让不少患者拍手称快。与此同时,目前,各地也在积极组成采购联盟“抱团砍价”。政府“灵魂砍价”常态化后,老百姓今后看病就医究竟能省多少钱?

资料图:医生为患者进行手术(图文无关)新华医院供图

  多地开启高值医用耗材“团购”模式

  均价从1.3万元跌到700元,近日,首批国家集中带量采购的冠脉支架开出了“地板价”,与2019年相比,相同企业的相同产品平均降价达93%。

  高值医用耗材“国采”大幕拉开引发广泛关注,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据国家医保局此前介绍,2408家医疗机构参与本次集采,首年意向采购量达到107万个。预计全国患者将于2021年1月用上国家集采降价后的中选产品。

  事实上,除了心脏支架的大幅降价,针对高值耗材,地方层面已经开始了积极“组团采购”,一些高值医用耗材的价格平均降幅超过50%。正印证了此前业内的声音——高值耗材“4+7”只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例如,在江苏,此前江苏就已成立由全省157家三级公立医疗机构组成的省阳光采购联盟,先后开展三轮组团联盟集中采购。

  上述采购涉及了心脏支架、冠脉球囊、初次置换人工膝关节等6大类品种、数千个品规,平均降幅均在50%以上,最高降幅达86.4%。

  海南也打出了组合拳推动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除了参加国家组织冠脉支架类集中带量采购,该省还组织开展了人工晶体、冠脉球囊和新冠检测试剂等省际联盟耗材带量采购工作。

  以人工晶体为例,去年底,海南省参与省际联盟公立医疗机构人工晶体跨区域联合带量采购工作,与原采购价相比,拟中选价最高降幅达85%,平均降幅44%。

  另外,早前,京津冀三地的医疗保障局也签订了《京津冀药品医用耗材集中采购合作框架协议》,旨在全面推进京津冀药品医用耗材集中采购工作。

  可见,各地积极组团采购将成为常态化操作。

资料图:一位患者在指导下使用人脸识别系统预约专家号。 王广兆 摄

  算笔账!“团购”到底能给老百姓省多少钱?

  药品、医用耗材价格虚高一直是老百姓看病贵的症结之一。从药品到耗材,带量采购的核心目标就是挤出价格“水分”,让患者以较为低廉的价格用上药品和医用耗材。

  那么,“以量换价”的国家集采究竟省下了多少钱?数字最能直观表现出来。

  例如,本月起,第三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执行。

  据国家医保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司长钟东波此前介绍,按照静态测算,三批药品集采全国大概能节省539亿元。按照老百姓个人支付40%来算,大概能节省216亿元。同时,医保节省了资金,又通过扩大医保报销药品目录、提升报销水平,让老百姓获得更多实惠。

  而此前,除了药品,各方对高值医用耗材回归合理价格的呼声也一直强烈。

  以此次进行集采的冠脉支架为例,数据显示,中国冠心病介入治疗发展迅速,从2009年到2019年,病例数从23万例发展到超过100万例,年增长速度10%-20%。而目前医疗机构使用的冠脉支架的价格在几千块、几万元不等,患者负担沉重。

  本次集采,首年意向采购量达到107万个。按意向采购量计算,预计节约109亿元。

  从地方层面来看,各地区之间的“结盟砍价”也看到了实实在在的效果。

  例如,海南参与的人工晶体跨区域联合带量采购工作,预计可为海南省节约医保基金2500万元。

  江苏开展的组团联盟集中采购,预计可节约资金15亿元左右。

资料图:某医院门诊大厅 中新社记者 杨迪 摄

  告别“以耗养医”,医生阳光性收入能否增加?

  数据显示,中国医用耗材市场规模在3200亿元,其中高值医用耗材1500亿元。庞大的市场规模背后,是“以耗养医”常年存在于公立医疗机构中。

  此次集采是高值耗材改革的重要一步,业内普遍认为,今后,面向高值耗材的治理将是全方位的。

  其实,早在2019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就印发了《治理高值医用耗材改革方案》。

  文件强调“理顺高值医用耗材价格体系,完善高值医用耗材全流程监督管理,净化高值医用耗材市场环境和医疗服务执业环境,支持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高值医用耗材提升核心竞争力”,这意味着国家要在价格、监管、市场和服务等方面进行全方位的治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上述方案已经明确提出了“取消公立医疗机构医用耗材加成”,2019年底前实现全部公立医疗机构医用耗材“零差率”销售。

  同年9月1日起,国家卫健委和国家中医药局联合发布的《医疗机构医用耗材管理办法(试行)》也正式施行。

  在采购方面,《办法》特别强调,医用耗材采购实施统一管理,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应当指定具体部门作为医用耗材管理部门,其他科室或者部门不得从事采购活动。

  高值耗材实施带量采购,加之DRG(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付费推出,供应链利润势必越来越薄,企业与医疗机构间的灰色利益链条也将被斩断。

  不过,集采落地,也势必动了一部分人的“奶酪”。如何调动医务人员参与治理高值医用耗材改革的积极性至关重要。

  事实上,在《治理高值医用耗材改革方案》中就涉及到这一问题的解决方式。

  文件提出,要加快建立符合行业特点的薪酬制度。落实“允许医疗卫生机构突破现行事业单位工资调控水平,允许医疗服务收入扣除成本并按规定提取各项基金后主要用于人员奖励”的要求,完善薪酬分配政策。

  而在《医疗机构医用耗材管理办法(试行)》中也明确,不得将医用耗材购用情况作为科室、人员经济分配的依据,不得在医用耗材购用工作中牟取不正当经济利益。

  在业内专家看来,一系列的改革也将促使医院进行发展模式转型,改变目前粗放的以药养医和以耗养医模式,从而提高医院的精细化管理能力,改变医院的经济动力和运行模式。

  另外,也有声音认为,接下来的医疗体系改革中,不仅要理顺高值医用耗材或者药品价格体系,也要理顺医疗体系中中间服务的价值。降低耗材或药品价格的同时,应更多地体现出知识的价值和医务人员的劳动价值。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