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中央研究院政治学研究所11月12日举行“2020美国总统大选选后论坛”,中研院政治所特聘研究员吴玉山分析,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确定当选,可能会调整对中策略,台湾也应调整脚步因应。 (中央社)

台湾中央研究院(中研院)政治学研究所在当地时间11月12日举办“2020美国总统大选选后论坛”,由政治学研究所长吴重礼主持,内容包括“选举结果对美中台关系之影响” ,主讲人为中研院政治学研究所特聘研究员暨院士吴玉山、中研院欧美研究所研究员林正义以及中研院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冷则刚;以及“选举民调、竞选策略及关键摇摆州”,主讲人为中研院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鲍彤(Nathan F. Batto)与台湾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何思因。

吴玉山认为,所有现在国际关系的变动基本根源都是一个:“中国再起”,不是一个“兴起的中国”,而是一个“再起的中国”,中国历史上有四次兴起,一次是秦汉,一次隋唐,一次明清,现在是第四次,只是把这个区域带回历史上曾经不断出现过的战略格局。

吴玉山说,讨论美国大选的影响时,必须要理解权力转移的结构决定中美的冲突,领袖个性跟政策相当程度也决定了冲突的程度跟形式,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是个21世纪的重商主义者,以经济为先,强调贸易平衡,又重视一些传统产业如钢铁或煤矿等等,传统产业重商主义的观点,是特朗普身上所独有的,因为特朗普本就是商人。他接着说,更换领袖会转变冲突的程度跟形式,但无法消解冲突,冲突系于结构,不变的是基于结构的冲突,变的只是冲突的程度与形式,因此,拜登(Joe Biden)领导下的美国,与中国大陆之间当然会有基本冲突,但冲突的形式和程度会产生改变。

他称,台湾也是少数最不讨厌特朗普、最支持特朗普,相对来说最不讨厌特朗普的地方,虽然有一定的人还是认为特朗普不是很好的总统,但仍然支持特朗普,可是以民主国家来说,特朗普的表现争议性确实很大。

吴玉山分析,夹处在中美之间的不只是台湾,两强体系让越来越多的国家成为中小国家并且处在两强竞争中,“中小国家夹处在两强之间”乃成为全球的结构。他认为,中美之间的争霸,进入“修昔底德陷阱”,如果有一个霸主,有强权挑战时,国际情势是最不稳定;但假如有一个不会被挑战的当然霸主,这就会有一个稳定体系,冷战之后,中国起来要挑战,就发生冲突,让这个理论(权力转移)重新受到重视。

吴玉山另指出,2009年的时候,时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Barack Obama)就已经讲得很清楚,不让中国写经济规则,口气不是一般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讲法,要由美国决定一切,虽然这样讲,毕竟奥巴马仍维持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观点和看法,因为那时时间还没到,但已经是特朗普主义的先声。

鲍彤则说,这次美国总统选举中,许多原本投票率低的州的投票率大幅升高,且民主、共和两党都极力的动员,要催出最大支持的票,目前特朗普打的十个法律诉讼全部输掉,美国选举没有什么争议,争议都在川普的脑袋里面,验票就验票,但不会改变结果。 (Reuters)

吴玉山提出“枢纽避险论”,避险是最普遍的策略,伙伴的保障性最高,看重度最低;枢纽的保障性最低,看重度最高;避险的保障性跟看重度介于伙伴与枢纽之间。他说,伙伴跟枢纽都有动机往避险的位置移动,避险可以躲避枢纽的压力,又不至于有像伙伴一样的压力,但避险可能受限于三项条件:国内反对、双边关系、大国介入,故不容易采取和持续。

吴玉山提醒台湾,台湾选择作为(美国的)伙伴已没有避险的可能,断绝跟中国和解的道路,亦步亦趋追随美国的政策,在特朗普任期内,中美关系恶化,台湾也因为民进党执政,放弃国民党九二共识跟一中各表的说法,受到中国极大的压力。他说,台美同行,得到美国老大哥的支持,台湾也配合表现,诸如特朗普跟世卫(WHO)的冲突中,站在美国这边发声,顺带帮特朗普转移防疫的注意力,甚至也见到台湾开放进口美猪(含瘦肉精的美猪)这种配合,可是台湾跟WHO闹僵,看不出来“国家利益”的好处。

吴玉山也说,如果拜登当选,美国对中政策一定调整,人事全盘改变,初期措施全面反特朗普之道而行,不会回到四年前民主党执政,但绝对不会是特朗普时代的局面,台湾作为特朗普政府最忠实的小弟,一切依靠美国,在老大哥换人的情况下,台湾势必要调整。

吴玉山补充,对中国来讲,对国际体系是不满意但可接受,中国就是在这个环境快速崛起,而不满意的不是中国,而是现状霸权,权力转移理论本来就是美国学者提出,在探讨挑战者什么时候会动手,没有考虑到其实是霸主先动手,既然霸主已经动手了,接下来就看发展,霸主的威胁感是关键。

林正义则表示,近来中国军机几乎天天绕台,过去“台海中线”是默契,默契久了变习惯,习𠍿久了会变成法律根源,但北京现在不承认有“台海中线”,美国该如何因应这个威胁?未来台湾要非常谨慎,尤其拜登延续过去奥巴马主张战略模糊、军事行动不应事先透露的原则,因此未来台湾还有很多观察的部分要非常谨慎。他说,奥巴马认为合作可以带来开放与自由,所以任内有很多协议、对话,包括气候变迁与重大军事安全行为准则,网路安全共识,自由主义倾向非常清楚,未来拜登就任后可能延续过去奥巴马时期的对中国政策。

中研院欧美研究所研究员林正义说,拜登认为中国是“特殊的挑战”,代表他没把中国当对手;但拜登称俄罗斯是对手,称中国是不可忽略的竞争对手,可见他心中对俄国及对中国的定位。(AP)

林正义也说,拜登认为中国是“特殊的挑战”,代表他没把中国当对手;但拜登称俄罗斯是对手,称中国是不可忽略的竞争对手,可见他心中对俄国及对中国的定位,但不管哪任美国总统上台,面对美中台关系,都会遇到很重大的议题,包括中国的军事威胁、两岸军力差距过大、台湾国防投资不足、不知中国出哪招、到底台湾有无能力抵抗或过早放弃抵抗投降等问题。

冷则刚指出,台湾对大陆的投资虽然减少,对大陆投资的依赖度却增高,并没有因为中美贸易产生问题后,减少对中国的贸易依赖,台湾对大陆的出口、进口或是对外总体贸易额度来看,今年跟去年比起来,依赖也是增加的,台湾该思考几个问题,第一是假如拜登上台后,多边贸易协定重新打开,台湾在多边架构下是否占有一席之地,这个一席之地对于台湾平衡经济安全跟政治安全,会有怎么样的影响。第二是中国的“十四五规划”马上就要出来,包含外循环跟内循环并重等,就结构变化之下,台湾在目前中美争霸的情况中,尤其是“十四五规划”出台后,包含常讲的如何把台湾的科技能力升级、移出大陆后是不是还有其他标的、移出来的产能是劳力密集的产能还是有机会真的建立重新分工的态势等,其他国际企业面对中美贸易战虽然有可能缓解,但会有什么样的应对方式,而这个应对方式对台湾有怎么样的影响?

2020年11月12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现身上海,出席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庆祝大会。冷则刚提醒台湾,中国的“十四五规划”马上就要出来,展望未来的话,台湾对中国大陆的经贸依赖可能会成为事实,经贸布局没有办法获得突破的话,这会是台湾很大的挑战。(微博@新华视点)

冷则刚说,有些调查,比如在中国的美国商会看起来要大幅移出中国的现象并没有出现,苹果的供应链还有台积电、鸿海等可能在做一些布局,商家有因应政府跟避险之道,比如说在威斯康辛州的投资、亚利桑那州的投资,事实上真正说的跟做的、建厂是有一段时间的,可能要两到三年,这两到三年的时间也让厂商找到一个观望的机会,目前不能马上下论断,是不是中美贸易要脱钩?台湾一定要很大幅度的转变?这有客观能力的限制跟主观能力展望的问题。

何思因认为,拜登不太可能会把中美关系或新重商主义放在贸易上面来看,倒是智慧财产权跟科技发展会是真正争执的焦点,这个争执的焦点也是大陆很难放弃的,诸多报告点出智慧财产权将是重点,大陆也觉得这是老本不能放的。 (Reuters)

冷则刚提醒,在习近平所讲的内循环跟外循环两者互相配合推动之下,有几点值得台湾注意,第一是假如在内销市场里面成为重点,台商有没有可能跟红色供应链整合;第二是假如从制造业变服务业的话,怎么样把台商的服务业跟当地的状况做一个整合,会不会使台商更加本土化而不是全球化;第三是总体趋势, “国进民退”是很明显的,公跟私的分别越来越不同,未来在中国大陆的经贸活动可以完全避开“公”或是国有的束缚吗?假如没有的话,这个新的策略联盟会是如何?在中美调整经贸关系后,台商可不可以参加内循环的基础建设、国内服务业台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把这些因素综合起来的话,过去30年所讲的“台湾对大陆的经贸依赖”还不是事实,但是展望未来的话,经贸依赖可能会成为事实,经贸布局没有办法获得突破的话,这会是台湾很大的挑战,而这挑战或多或少源于中美贸易的冲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