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中国人民大学劳动法教授涂永前表示,由于快递员没有签劳动合同,而且在这样一个分散的网络中,执法难度很大,因此他们得到的法律保护仍然很少。

该行业的分散性和高流动率也意味着不同网店的快递员之间几乎没有沟通。中国也不允许成立独立工会。因此,虽然加盟网点都出现了问题,最近几个月的罢工却是各自发生。

“他们这个群体是很大的,几千万人,但是从来没有形成组织力量,”涂永前说。

今年2月,北京的一处快递取件点。快递员大多是来自农村地区的男性,他们在城市寻找更好的工作。
今年2月,北京的一处快递取件点。快递员大多是来自农村地区的男性,他们在城市寻找更好的工作。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工人之间缺乏协调可能有助于公司否认自己的问题。官方新闻机构新华社上月发表了一篇文章,称有关罢工的报道是“假的”,两家公司没有透露姓名的管理者宣称,公司运营正常。

不过,随着需求在“双11”前达到高峰,就连官方新闻媒体也承认出现了一些波折。中国官方的中央电视台周二播出了一则关于快递公司员工短缺的报道,但没有提及罢工。

就连没有参加抗议的快递员也感受到了其他人抗议的连锁反应。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