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知社学术圈

  1851 年,德国内科医生Carl Wunderlich着手收集了25000 名病人的腋下体温数据,首次给出了人体正常体温的估测值,为37 ℃。这一指标广为流传,一直延续至今。到了2002年,一份研究综述报告对该标准提出了质疑。随后,2017年的一项英国研究报告了近3.5万名英国患者的体检数据,发现其平均口腔温度约为36.6°C;无独有偶,2019年美国的一项研究也表明,美国约为97.5°F (约合36.4℃) ,该数据取自加利福尼亚帕洛阿尔市居民。这些信息引起了科学家们的兴趣,为什么人类的体温出现了下降趋势?

  近日,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的研究人员发现,玻利维亚亚马逊地区的原住民齐曼内人(Tsimane)的族群内部也出现了类似的体温下降现象。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人类学教授Michael Gurven领导着一个由医生、人类学家和当地研究人员的跨国研究团队,该团队负责着若干与齐曼内人健康与生活史相关的研究项目。在项目开展的16年来,研究人员观察到齐曼内人的平均体温正在以每年0.09°F的速度下降,目前齐曼内人的平均体温大约为97.7°F (约合36.5℃)。

  这项研究目前已经发表在Science Advance。研究人员的分析基于来自5500名成年人的约18000个观察样本,他们在数据的基础上针对可能影响体温的其他多种因素进行了调整,如环境温度和体重等因素。Gurven表示:“在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我们观察到的齐曼内人体温下降水平,竟然相当于美国人在两个世纪以来的下降水平。”

  研究人员表示,事实上,无论如何对分析进行调整,体温下降的幅度都是可以明显观测到的。即使对分析对象的范围加以严格限制,仅分析那些得到医生诊断的完全健康的成年人(不到样本总数的10%),仍然可以观察到同样的体温下降现象。研究人员称,仪器的影响也被排除在外,因为在观察到类似体温下降现象的研究中,所使用的温度计类型基本相同。

齐曼内人齐曼内人

  Gurven称:“这项启发性研究表明,体温下降的现象是普遍的,并非局限于美国人。并且,人们无法准确解释这种现象的成因。显而易见的是,人类某些生理状况的改变将会对体温带来影响。有人据此做出推想,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社会的卫生条件改善,洁净水资源得到普及,疫苗等医疗手段也有了长足进步,这令人们更不易于感染疾病。比如抗生素等疗法的使用,令显著缩短人们痊愈所需要的时间,这令他们的免疫系统不需要长时间高强度运作。基于这些推想,在我们的研究中,就针对每位实验对象收集了其相关感染和炎症的临床诊断信息。”

  但实验的分析结果却指出,尽管有些感染症状与体温升高有关,但这些感染症状却并不能完美说明体温随时间的急剧下降的现象。Gurven指出:“诚然,体温下降可能与现代医疗保健技术控制了一些疾病有关,与过去相比轻度感染症状的持续时间明显在减少。但这一思路难以解释的是,玻利维亚的原住民区域并未受惠于现代医疗的进步,这一区域的感染症状仍然相当普遍。我们的分析结果也确实表明,对疾病感染的控制并不能解释体温下降现象。”

  研究人员还指出了另一种可能的解释,“由于科技对室内温度的调控,比如空调、暖气等,我们的身体不再需要花大力气调节体温。正如齐曼内人没有优越的医疗条件,他们同样也没有普及空调和暖气。但他们至少在经济发展中获得了更多的衣物和盖毯。”

  Gurven指出:“也可能是多种因素的综合作用,最终致使了体温下降现象。”

  体温是人体的重要生理指标,它从来都不是一个固定值。Gurven和他的研究小组证实了,在美国和英国以外的地方也存在体温低于37℃的现象,当地原住民的体温正在逐渐下降。“我们的研究首次表明,即使在这种热带环境中,也存在体温下降情况,而这些热带环境中,染病率并未得到良好的控制,” Gurven表示,“人们长久以来就清楚,所谓的正常温度通常是一个范围。大多数人都不是只有一个标准体温。而我们的研究或许将进一步左右临床医生在实践中使用体温读数的方法。”

  通过将更广泛的流行病学分析、社会发展状况与人类的体温变化现象相联系,或许能从这些体温数据中找寻到人类整体健康的变化线索,甚至可以举此监测人口健康。Gurven表示:“体温很容易测量,因此可以很容易地添加到人口健康的大规模调查中去。”


新闻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