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熟知他身份的人士透露,这名CIA官员未曾加入处理与外国领导人通话的通信小组。根据检举书,他是“在处理跨部门公务的过程中”了解到特朗普的所作所为的,检举书用大量脚注介绍了在基辅的密谋,并用乌克兰高官的言论佐证。

检举书称,官员定期共享信息以“为决策和分析提供信息”。从检举书的内容可以推测,无论相关事件发生还是他得知此事之时,检举人可能都不在白宫工作。

特朗普周四攻击了检举人的可信度,试图以他使用的是二手信息来予以驳斥。
他还间接地威胁要惩罚检举人或他的信源。“我想知道是谁把信息透露给了告密者,因为这差不多就是间谍了,”特朗普在赴联合国参加活动前对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成员称。

“你知道我们以前都怎么对付间谍和叛国者吗?”他还说。“我们以前对这种事的处理方式和现在有点不同。”

在与泽伦斯基的通话中,特朗普要求他调查对前副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及其儿子的腐败指控,以及他认为可能在政治上对他有利的事务。

乌克兰总统沃洛基米尔·泽伦斯基周三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讲话。
乌克兰总统沃洛基米尔·泽伦斯基周三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讲话。 Brittainy Newman/The New York Times
白宫周三公布的经重构的电话录音誊本显示,特朗普劝诱泽伦斯基与司法部长威廉·P·巴尔(William P. Barr)和总统的私人律师鲁道夫·W ·朱利安尼(Rudolph W. Giuliani)配合。今年4月当选的泽伦斯基同意帮助特朗普。尽管乌克兰检察官已采取行动,对一名寡头进行调查,但他们没有指控拜登父子有不当行为。

投诉书称,与泽伦斯基的通话最初被认为是例行公事,白宫没有加以限制,这意味着一些官员和记录员听取了通话。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