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前,特朗普乘右翼民粹和国民期待变革的思潮上台。他没有像大多数共和党人那样颂扬“小政府保守主义”,而是将矛头对准了大规模移民、不公平贸易协定、犯罪率上升、无休止的战争,以及他口中的“失控的政治正确”。近半的选民也兴奋地发现了真正能代表他们的那个人,相信了“让美国再伟大”的特朗普。

经过四年,很多人形成了“特朗普是最履行竞选诺言的总统”之印象,但让美国重新伟大了吗?大选的同时,似乎大家都有意无意的忽略一个事实:美国感染新冠疫情人数已达1,000万人。

也有人说,回头看看,里根(Ronald Reagan)总统曾介入尼加拉瓜内战、入侵黎巴嫩、武装入侵格林纳达、空袭利比亚、入侵玻利维亚、袭击伊朗军舰、入侵洪都拉斯;老布什(George W. H. Bush)总统入侵巴拿马、发动海湾战争、介入波黑战争;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入侵海地、无限延伸行动导弹轰炸阿富汗、苏丹、引爆科索沃战争、入侵南斯拉夫并轰炸中国大使馆;小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入侵阿富汗、伊拉克;即便是奥巴马(Barrack Obama)总统也入侵利比亚、北约介入伊拉克、叙利亚,最后还派特种兵去叙利亚——唯有特朗普总统并未发动任何海外战争。

但从“让国民承担战争代价”的角度观之,特朗普执政四年也发动过四场“战争”,更纷纷以战败告终。

第一场战争:贸易战。这是特朗普的绝对标签,没有之一。全世界都不陌生。当然,特朗普并不是第一个,更不是唯一打贸易战的美国总统,可是打到如此尴尬地步的,恐怕特朗普当仁不让。在“美国优先”的口号下,特朗普贸易战的风格是——无差别、无盟友。

回顾特朗普执政这4年,除了轰轰烈烈地同中国持续了三年的贸易战之外,特朗普发动的对外贸易战还包括: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美墨加三边自由贸易协定(USMCA)”、美墨边境非法移民危机期间针对墨西哥的加征关税威胁、针对日本的新贸易协定、针对越南的关税贸易威胁、针对欧洲特别是德国的钢铝贸易摩擦、针对印度的关税威胁等等。就在疫情最高发的6月,美国还在考虑对从英国、西班牙、德国和法国进口的31亿美元商品征收关税。清单中包括了飞机、酸奶、冷冻火腿、橄榄、啤酒、杜松子酒以及许多其他产品。概括来说,根本不管你是谁。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是与所有人斤斤计较,占了美国便宜不行,多拿了美国一厘一毫都不行。

近年来,世界贸易组织之内的各大经济体已多次为自身利益瞠目相见,世贸组织虽寻求改革,但其基于战后秩序的内部机制使之积重难返。(视觉中国)

如果把这些贸易摩擦换成真正的“战争”,那么特朗普绝对堪称美国历史上“最能打”的总统。而从结果来看,美国的角度会说:对中国,美国逼迫中国签订了价值2,000亿美元的强迫性经贸采购清单;对加拿大和墨西哥,重构了以美国为中心的北美三角贸易体系;对日本,再次强化了美国对日本的经贸主导权;对墨西哥的关税威胁成功逼迫墨西哥为美国的边境非法移民问题买单……

然而,我们都知道事实并非如此。比较细节的层面看,特朗普的贸易战略里没有一样起到承诺般的功效。

数据很难骗人:特朗普想大幅度削减美国的贸易逆差,然而中美贸易摩擦以来,美国贸易逆差不降反增。特朗普一再坚称是中国在支付关税,政府所抽的关税收入也确实更多地补贴给了美国农民,然而中国商品的出口价格并未下降,意味着关税落在了美国消费者和企业头上。根据花旗集团经济学家的一份报告,关税对结账柜台的影响最多可能是前几轮关税的10倍。而为了“拿下”加拿大和墨西哥,美国也不得不提高从加拿大和墨西哥进口汽车产品的配额,进一步让出本土汽车市场……

在中国的众多“矽谷”之中,北京海淀区的中关村颇具代表性。(视觉中国)

其实,换句话说,特朗普对各国的贸易战是“对美国消费者的战争”。甚至有机构估算,如果关税上调10%,意味着消费者成本负担上升300亿美元。

不仅是消费层面,关税政策的不确定性显然也在损害美国制造业和商业投资。《华盛顿观察家报》网站曾援引国际电子工业联接协会(IPC)的一项新调查证实了这些趋势。69%的美国电子产品制造企业称,由于关税提高,它们的利润率降低。美国制造商面临重要产品进口关税成本增加的问题,低利润率会损害公司的投资和雇用能力。已经有五分之一的电子产品制造商表示,它们正减少在美国的投资,而超过13%的制造商正在缩减招聘规模或者裁员。

而这只是开始。随着利润缩减的现象越来越普遍,更多的美国公司将减少在美国的招聘和投资。国际电子工业联接协会会长兼行政总裁约翰・米切尔(John W. Mitchell)称,利用关税来解决贸易政策争端,这不但是一个错误的工具,还会把工作搞得一团糟。

在人造纤维、成衣、家纺等领域,中美之间的产业地位是不对等的。同理,在芯片等高附加值领域,美国也占据优势。(新华社)

到目前为止,贸易战扭曲了全球竞争,为企业创造了不公平的竞争环境,迫使企业在全球经营中选择次优、第二好的选项。更重要的是,关税的不确定性损害了美国的就业增长和投资。

贸易战将带来长期的代价。一方面,特朗普反复无常所造成的全球商业不确定性;另一方面,贸易摩擦更是逼迫美国同所有其他国家关系的全面恶化。

对于特朗普来说,看谁都像是在占美国便宜。和美国外贸进出口有顺差不行,影响美国农产品出口不行,工厂不放在美国不行。然而,国际经济体系里的顺差和逆差都不是单独现象,而是世界产业链分工的结果。要改变这种现状,必须要经过长期的计划和准备,剥丝抽茧,哪能只是贸易关税调整就能简单、粗暴的改变。结果,每次折腾后,最受伤的都是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如此看,这场“战争”,特朗普输了。受损失的是美国国民利益。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