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选举日(11月3日)前后,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22位外交政策专家为美国在对外政策方面提出了19条建议,包括亚洲、欧洲、中东、国际和安全事务四个部分。

美外交专家为下任总统积极提出相关亚洲政策建议。图为拜登11月10日召开记者会,批评特朗普拒绝承认败选。(AP)

相关亚洲政策建议共有五条,本文节选如下。

加入《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全面进步协定》(CPTPP)

约翰·桑顿中国中心高级研究员杜大伟(David Dollar)和东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索利斯(Mireya Solís)认为,美国应该加入CPTPP。在特朗普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之后,日本在该地区的贸易协定中发挥了主导作用,其余成员国保留了TPP的绝大部分内容,只是删除了少数条款。

美国重新加入TPP将实现一举多得:一是加强美日关系,展示美国重新参与亚太地区事务的决心;二是美日将共同领导各成员国,包括韩国、印尼、泰国和其他亚太经济体,创建一个强大的由志同道合国家组成的集团;三是CPTPP涵盖了跨境数据流、知识产权保护、服务;四是为发展可信赖的供应商网络提供有效的平台;五是为美国国会提供机会决定什么新贸易协定是美国能够接受的。

加入由中国发起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

约翰·桑顿中国中心访问学者贺诗礼(Jamie Horsley)称,作为帮助稳定美中关系、增强美国在亚洲经济存在的建设性合作途径,美国应该加入中国发起成立的亚投行。

亚投行的成员资格将为美国提供一个与中国接触的平台,以完善基础设施标准、加强对亚投行资助项目甚至是“一带一路”倡议透明度的监督。这两项由中国牵头的行动,都有助于激发国际社会为解决基础设施融资缺口而做出的积极努力和开展健康竞争。美方与中方在亚投行或“一带一路”框架下开展合作,不仅能进一步扩大美方的商机,还能稳定美中关系,并向其他地区国家发出信号,即在有益项目上无需在美国和中国之间选边站。

特朗普至今仍拒绝承认败选,他声称民主党“窃取”了自己的胜利。(Reuters)

在中国恢复和平队项目和富布赖特项目

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和助理主任麦瑞安(Ryan McElveen)指出,特朗普政府减少中美教育和文化交流的政策只会破坏美国在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的声望。对民间关系打击最大的可能是相继取消了和平队和中美富布赖特项目。这些举措切断了在关键时刻访问和了解中国的渠道,取消这些项目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深化与台湾的贸易关系

约翰·桑顿中国中心非常驻高级研究员卜睿哲(Richard Bush)表示,下届美政府应立即与台湾地区开展双边贸易协定谈判。或者,开始就一系列贸易和投资协定进行谈判,使之累积起来具有与双边贸易协定同等的效用。

与朝鲜达成临时协议

外交政策项目研究主任欧汉龙(Michael O’Hanlon)认为,即使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接触最终失败,回到奥巴马时期“善意忽视”的对朝政策也是错误的。下届政府应寻求与朝鲜达成一项临时协议,要求朝鲜以可核实的方式拆除所有核生产能力,同时暂停核试验和洲际弹道导弹试验,以换取部分制裁的解除。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已宣布赢得美国2020年大选,而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并未承认败选,目前仍在继续着“法律保卫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