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我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更坏的消息:我们现在只剩九诫了。

是的,这是历史性的四年——甚至连十诫之一都被抹去了。说谎已经以一种我们前所未见的程度被正常化了。所以安才提出那个问题。

我不确定我们该如何扭转这一趋势,但我们最好这么做——还得赶紧。

不传播真相的人不能战胜大流行,不能捍卫宪法,也不能在一个糟糕的领导人之后翻开新的一页。真相之战,如今已是守护我们民主的战斗。

如果领导人和新闻提供者觉得可以随意传播谎言而不受制裁,那自由社会就会无以维系。没有真相,就没有一致认可的前进道路,没有信任,就不可能在这条路上携手并进。

但我们跌入了太深的坑,因为特朗普总统只信奉第十一诫:“不可被逮到。”

然而,在最近,特朗普和他身边的许多人也不再相信这一条——他们好像都不在乎被逮到了。

他们清楚,就像俗话所说,他们的谎言已经绕地球跑了半圈,而真相还没有系上鞋带。这就是他们在乎的。用谎言污染整个世界,就没有人知道什么是真的了。那他们就大功告成了。

真相给人以束缚,而特朗普从来不想被束缚——不被他能向乌克兰总统索取什么、针对新冠病毒或我们大选的公正性说些什么束缚。

而他几乎成功了。特朗普在这五年时间里证明了,你可以在一天——甚至是一分钟——撒谎很多次,而且不止能赢得大选,还差点赢下连任。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