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民主党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在竞选期间的主要攻方向之一就是特朗普的旗舰减税法案,拜登称该法案并没有帮助美国中产阶级,反而让亿万富翁、大型跨国公司和外国投资者富裕起来。

现在,拜登当选总统后,正准备推出自己的税收政策,他承诺将改善美国的财富再分配方式。

9月29日,特朗普与拜登出席首场总统候选人辩论。(Olivier Douliery/联合采访 via 路透社)

作为一个国家,美国历来善于赚钱,但在如何分配这些财富的问题上一直存在着激烈的政治分歧。

共和党人捍卫低税率和小政府,以此来促进自由和健康的经济,但对于拜登和民主党来说,几年来经济的发展是以牺牲美国普通工人的利益为代价的。

为了支持美国工人,并为拜登提出的教育、基础设施和医疗的大型复苏举措提供资金,拜登坚持认为企业和富裕的美国人需要“支付他们应得的份额”(pay their fair share)。

拜登希望安装在其政策核心的这一税收计划可能将在三个方面产生重大影响:在疫情后的美国社会重新组织财富再分配,促进美国企业承担新形式的社会责任,以及理顺美国在全球税收体系中的角色。

对财富再分配架构的影响

拜登的网站JoeBiden.com详细介绍了最富有的美国人如何从特朗普的减税政策中获利最多。他作为新总统将如何回应呢?“让富人和公司支付他们应得的份额,并为工薪家庭提供减税”。

拜登在这方面最常被引用的一个承诺是,他不会对年薪40万美元以下的人,也就是98.5%的美国家庭加税。

相反,大多数美国家庭将能够从他的新减税计划中受益:计划当中有一些短期措施作为《救济法案》的一部分,以应付疫情影响,还有一些长期的税务减免。这些措施将集中在普通美国人重视的问题上,为那些购买私人医疗保险、支付托儿费、买房或为退休储蓄的人提供退税。

相反,拜登将提高最高收入者的收入率——即工资收入超过518,400美元的个人,或超过622,050美元的已婚夫妇——将其从37%提高到39.6%。拜登还提议,对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人,按与工资收入相同的税率征收投资收入税,将其从23.8%一样提高到39.6%。

因此,根据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分析,拜登的税务提案将在10年内增加约3.4万亿美元的税收,而增加的税收中会有80%将落在收入最高的1%的人身上。

这种以工人和中产阶级为重点的税收政策是民主党对特朗普多次攻击的回应,特朗普一直声称民主党的目标是增加普通工人的税收。

如果做得好,拜登的税收政策可以帮助民主党重拾美国劳动阶层政党的形象。四年来的特朗普式民粹主义让“铁锈带”(Rust Belt)州份和拉丁裔社区的许多美国工人阶级对民主党感到反感,认为民主党只代表了具有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专业阶层的利益。

↓牵动美国大选2020投票日的种族及制造业议题,请点击放大观看:

对企业利润和社会责任的影响

为了支付他推出的政策,拜登需要向美国富人征税。但在他的税收计划中,最大的新收入来源将来自美国的公司,通过将企业税从21%提高到28%。

这次增税预计将在十个财政年度内给美国政府带来超过1.4万亿美元的额外收入;而个人所得税增税则会带来9440亿美元的收入。

这些肯定会引起国会共和党人反对的企业税增加,不仅仅是民主党人为资助大政府开支所做的最新努力,也是对人们越来越担心美国资本主义不能保护大多数美国人利益的回应。

拜登在他的过渡期网站上宣称,他正在“努力确保美国企业[……]将工人和社区放在第一位,而不是股东,并尊重工人在工作场所的权力和声音。这呼应了围绕“持份者资本主义”(stakeholder capitalism)日益升温的倡议,即公司应考虑到受其活动影响的所有持份者,而不是在“股东资本主义”(shareholder capitalism)的主导模式中只注重股东价值的最大化。

施瓦布认为,股东资本主义盛行下,金融和实体经济渐渐脱节,“持份者资本主义”是更好的选择。(新华社)

拜登的计划与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等有影响力的组织所倡导的理念很相似:世界银行2019年关于未来工作的报告提倡一种新的社会契约,主张企业应注重人力资本投资,而世界经济论坛创办人兼执行主席施瓦布(Klaus Schwab)则是持份者资本主义的积极支持者,最近他就在其2020年宣言中提出了这一观点。

然而,这样的愿景并非没有批评者。即使拜登有能力通过增加税收更好地利用企业利润,譬如解决企业无法处理的环境问题,许多人也指出,增加税收对经济的负面影响,不仅仅是最富有的人会承受。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分析指出,对企业增税很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降低投资回报和工资。基于这一假设,分析计算出拜登的提案将使每年收入在40万美元以下的家庭的税后收入平均减少0.9%。

拜登竞选团队指出,这个计算并没有考虑到拜登针对中产阶级的税收抵免。然而,美国经济仍有可能受到拜登加税的不利影响,关于持份者资本主义和提高企业税是否是解决工人阶级问题的办法,真正的分歧可能会持续存在。

对全球税收制度的影响

无论拜登提出的税制改革是否会增加或减少大多数美国人的平均工资,他的计划中有一个方面可能会对美国境外的全球税制产生重大影响。

拜登的核心税收建议之一是设立最低企业税率,以确保公司不能通过巧妙的会计或离岸外包来逃避美国的税收。

在他的方案中,通过两个关键建议来实行这一点:对公司的账面收入征收15%的最低税率,以及将“离岸税”(美国公司在海外赚取的利润的最低税率)从10.5%提高到21%。

11月7日,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市,拜登支持者们在大选中心等待拜登即将发表的胜选公告。(Getty Images)

其中第一项政策将确保向股东以账面收入为基础报告利润的公司不能不缴纳税项,第二项政策将劝阻美国公司出于避税目的而设立国外子公司。两者相加,如果一个公司有部分业务在美国进行,那么合法避税的难度将大大增加。

而这两个政策也有国际意义:白宫的这一举措可能有助于推进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简称OECD)最近提出的国际企业税的建议。过去,因为将受影响最大的公司主要是美国公司,华盛顿一直是国际税收协议的政治进展停滞不前的主要原因。

今年6月,欧洲国家和美国正在就实施全球税收制度进行谈判,以确保企业无论在哪里经营都要缴纳最低额度的税款。然而,特朗普政府声称会谈陷入“僵局”并中止了谈判。那时,美国警告其他国家,如果它们单面实施税收,美国将采取报复性措施。

跨国公司受益于全球避税天堂和合法避税的国际体系,使其缴纳的税款可以忽略不计,这已是公开的秘密。

通过提高美国公司的最低税率,拜登将降低这种避税天堂的吸引力。他对在美国境外经营的美国公司征税的政治意愿又可以为加强与OECD和欧洲国家的合作铺平道路。

OECD最近提出的关于全球税制的建议,正是将这样一个最低企业税率作为其两个核心支柱之一。在这个税务制度下,每个跨国公司无论总部在哪里,都必须缴纳这个最低企业税率。就像拜登建议提高一倍的美国已经有的“离岸税”,此提案的目标是让所有国家向总部设在避税天堂的公司征税。

拜登在提案中提到,他认为美国应该“尽我们的努力,结束奖励全球避税天堂的全球‘逐底竞赛’(race to the bottom)”。

相关文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