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媒11月10日称,澳大利亚海关官员已告知进口商,铜矿石、大麦、糖、木材和龙虾的运输也将面临更多检查。中国政府一直避免对铁矿石和液化天然气加大限制,或许是因为中国难已找到替代供应来源。

路透社11月10日文章称,中国10月份从澳大利亚进口的煤炭已大幅下降至2020年最低水平,除澳大利亚外,印尼的煤炭供应受到的打击也很严重。

澳大利亚海关数据显示,中国10月份从澳大利亚进口各类煤炭1,373万吨,比9月份下降27%,比2019年10月份下降47%。

路孚特(Refinitiv)船舶跟踪和港口数据显示,澳大利亚和印尼这两个中国主要供应商的进口都出现了大幅下降。除了澳大利亚10月份的煤炭进口数据看起来很糟糕之外,印尼也应该感到担忧。

10月中国煤炭海运进口为1,003万吨,其中包括从邻国(主要是蒙古)的陆路进口。印尼是中国最大的煤炭供应国,进口量为314万吨,较9月份的429万吨下降26.8%。中国从澳大利亚的煤炭进口降至225万吨,较9月份的587万吨大幅下降62%。

据路孚特的数据,2020年前10个月,中国从印尼的煤炭进口量从去年同期的1.153亿吨下降到8,688万吨,下降了24.5%。印尼是全球最大的热能煤出口国。从澳大利亚进口的煤从7,985万吨降至7,049万吨,降幅较小,为10.6%,这或许反映出澳大利亚主要供应用于炼钢的炼焦煤,而寻找替代煤有些困难。

此外,中国似乎正在努力实现煤炭供应商的多元化,2020年以来中国从俄罗斯进口的煤炭数量有所增加。2020年前10个月,中国从俄罗斯的海运进口为2,857万吨,较去年同期的2,228万吨增长25.8%。还有另一个需要考虑的趋势,即中国在接近年底时限制煤炭的清关,以将进口量保持在相当稳定的年度水平。

在这一趋势下,2019年12月和2018年12月的进口量分别只有277万吨和1,023万吨,在这两年中,第四季度的进口量与前几个季度相比出现了大幅下滑。这种模式很可能在2020年重演。

数据显示,澳大利亚的确正在遭受重大打击,印尼也是如此。这些数字表明,中国政府发泄了对堪培拉方面呼吁对新冠肺炎(COVID-19)来源进行国际调查的不满。澳大利亚和印尼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如何减轻受到的冲击。

受中澳关系降温影响的不仅仅是煤炭,文章称,海关官员已告知进口商,铜矿石、大麦、糖、木材和龙虾的运输也将面临更多检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