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曾于十八届六中全会上提出核心的概念。观察者普遍认为,习近平这个核心的形成,是中共历史上承接毛泽东、邓小平以来形成第三个时代的标志。(新华社)

刚于10月末结束的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所发布的公报引发各界解读。此前就有媒体猜测今次会否涉及重大人事变动,甚至有猜测称是否会有高层接班人选出现。但根据官方公报显示,实际会议并未涉及人事变动。

当然,这种现象也并非不可理解。在此次会议前就有公告称会议围绕两大议题——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简称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这属于经济话题范畴。

事实上,进入10月之后,西方舆论就对此次中共五中全会上是否涉及“接班人”问题兴趣浓厚。有预测指本届五中全会可能循例指定中共“接班人”,但也有分析称,中共此次还不会做出接班人选的安排。

当公报消息出来后,英国媒体BBC中文网刊登文章称“公报没有提及中共下一届领导人交接班事宜,也没有具体提及目前中共所面临的内忧外患,特别是没有直接提及中美关系濒于崩盘的现实,也没有提及疫情和十三五‘小康’目标未能按期实现。公报称,‘十三五’规划目标‘即将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胜利在望’”。

按照惯例,中共的重要人事任命都会在一中全会宣布,但往年的五中全会也曾多次公布相关的人事调整,据统计,至少有8次五中全会曾涉及人事调整。

邓小平为江泽民隔代指定了接班人胡锦涛。图为1992年10月,邓小平在会见中共十四大代表时与胡锦涛(左)握手。(Getty)

例如,毛泽东曾在1934年的中共六届五中全会上成为政治局委员;邓小平在1989年的十三届五中全会上由军委主席任上退休,并点名江泽民接班;习近平则是在2010年举行的十七届五中全会上被任命为中共军委副主席,成为胡锦涛的“接班人”。

其实,本届会议召开前的地方人事调整也曾涉及多位中央候补委员。这其中包括孙大伟履新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党组书记,吴强(时任贵州省副省长)履新贵州省委秘书长,于绍良(上海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履新上海市委副书记,蔡松涛履新信阳市政府党组副书记。

而这几个月履新的中央候补委员,又至少有4人都是省级党委副书记,包括陕西省长赵一德、青海省长信长星、福建省长王宁,以及上文提到的孙大伟。

不过,今年面临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形势下,经济社会发展才是主要命题。公报全文25段文字中,17段与经济发展规划有关。

据悉,《中共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由习近平领导制定。图为9月17日,习近平在长沙听取基层干部群众代表对“十四五”规划编制的意见和建议。(新华社)

公报提到,当前中国发展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但机遇和挑战都有新变化。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国际力量对比深刻调整,国际环境日趋复杂,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明显增加。

公报为此提出,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远景目标,包括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将大幅跃升,经济总量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将再迈上新的大台阶。其中特别提到,关键核心技术实现重大突破,进入创新型国家前列。

对于十四五规划,公报称将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不过,公报还强调实现上述两个目标,“必须坚持党的全面领导。”

公报开头也提到,“有习近平作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领航掌舵”,一定能够战胜前进道路上出现的各种艰难险阻。公报并在最后再度号召,团结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