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在世界体育赛场上的许多中国明星球员都是中国军事体制内运动员,负有军职。图为在 2019年10的武汉军运会上代表参赛的全体运动员宣誓的中国八一女排队员袁心玥。(新华社)

北京时间10月21日中共军方媒体报道中国解放军唯一专业体育单位开始改革,其中中国军队体育的定位将从面向赛场为主向面向部队为主转变,改革预计将不再保留群众性强、社会资源丰富的竞技体育项目队。这也意味着,成立了近70载的八一体工大队将在此次改革中就此解散。姑且不论此次军体改革涉及中国军队构成的哪些思考,于普罗大众来说,曾经沸腾了数代人热血的八一体育时代将就此划下句点。

近思录专页|通古今之变 思治乱之道

其实早在这一政策官宣之前,关于“八一队解散”的传言已在中国社交平台中喧嚷了不少时日。直到2020年8月中,中国八一男排、女排先后消失在中国排协公布的复赛阶段的赛程表当中,这一传言首次现出端倪。而后中国国庆期间,被认为精彩程度赶超奥运级别的中国2020全国乒乓球锦标赛在山东威海打响,期间,八一队员樊振东、梁靖崑、孙铭阳、陈可等仅以个人名义参赛,甚至在最为展现集体荣誉的团体赛中亦不见“八一”身影。在中国的体育直播平台上,解说人与网友现场互动讨论着八一球员的归宿问题,可见,“八一队解散”早已不是个秘密。

更准确地说,这是一个舆论适应的问题,即使球迷们都通过不同的渠道事先知晓了消息,但没有官宣之前,总是抱着最后的执着。终于,就在官宣军体改革的前一天,中国篮协官网先发表了一则声明:

中国篮球协会10月19日收到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军事体育训练中心的来函。来函表示,八一男女篮今后不会参加CBA联赛和WCBA联赛。中国篮球协会已要求相关联赛管理机构依规妥善处理后续事宜……

——中国篮协官网

透过这不足百字的声明其实不仅看懂了CBA新赛季上北京首钢不战而胜(其对手是八一男篮)的逻辑,甚至一并证实了整个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体育工作大队(简称八一体工大队)的去留传言。

在中国体育圈,八一男篮不仅是一支球队,更是一个时代的记载。从1951年成立至今其垄断着CBA联赛前6个赛季的冠军宝座,诞生了刘玉栋、阿的江、李楠、张劲松、王治郅、范斌……这些篮球运动员,构建了中国篮坛的“八一王朝”。当然,成就八一球队辉煌历史的是其背后的中国军队体育制度,而今走下神坛也是因此。

八一篮球背靠的是与其同年成立的八一体工大队,在此次军体改革之前,八一体工大队设有男女篮、男女排、田径、乒乓球、举重、体操、沙滩排球游泳共10个项目9个运动队。成立之初的八一体工大队隶属中国解放军总政治部宣传部文化体育局,2017年的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中,其又转隶中共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军事体育训练中心,也即上文中国篮协声明中提到的发函单位。无论是总政文化体育局还是转隶后的军委训练管理部军事体育训练中心,这都是中国解放军组织架构中的文体单位,归属体制内。

点击图集查看曾经活跃在中国八一体工大队内的明星球员:

体制内的吸引力在中国市场经济建立之前在体育界的体现也是十分明显的。中国网络上曾有这样一份记录,那是1958年八一体工大队的工资表单,上面记载的队员工资(加上军龄补贴)最低60多元(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高的100多元。这比当时一名普通工人的工资还要高出许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进八一体工队打球是无数中国球童尤其是基层孩子的梦想,这意味着不愁吃穿,有地位,打好了还有军功(八一体工队的组织性质决定了球员的军人身份)。而八一体工队也在中国体育圈中占据着一个不成文的优势,可以从中国全国各地抽调优秀运动员进八一。

正如中国的经济体制、军队体系在不断改革一样,八一体工大队就必然要面临体制改革的冲击。表面看这是军体改革带来的命运,其实八一体工大队早被市场的浪潮冲洗。以八一男篮为例,在能在CBA联赛中夺取六连冠那仅是2000年以前的历史,但是此后便遭遇上海大鲨鱼、广东华南虎的有力挑战,甚至在近7个赛季中名列后三席,近4个赛季更是3次垫底。中国球迷都不得不承认“光有情怀是不够的。”

然而,八一队的没落又是无奈的,资本进局与联赛职业化程度加高对八一的挤压效应愈发凸显,而八一的体制内身份更像是孙悟空的“紧箍咒”。而八一在职业赛场上的转身已是逻辑之中的事,但并不意味着这不会向好的方向发展。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