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赖于移民劳动力的发展中国家在收获采集和市场物流等方面也存在着巨大挑战,劳动密集型工作,特别是在收获季节,会出现生产线瓶颈问题。依赖于移民劳动力的发展中国家在收获采集和市场物流等方面也存在着巨大挑战,劳动密集型工作,特别是在收获季节,会出现生产线瓶颈问题。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0月19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今年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对许多国家和地区造成重创,影响不同年龄段居民的生活。人们经常会联想到一些画面——荒凉的城市街道、空荡荡的体育场里举行着足球比赛、一些国家领导人出席会议时戴着口罩……

  对多数人而言,最深刻的记忆可能是离家最近的一些变化:商店购物需要排队、为了避免接触人们习惯通过手机与亲人对话视频、大型超市货物售罄一空,只留下空荡荡的货架。

  英国研究人员詹姆斯·王分析了新冠疫情期间人们生活发生的变化,并分析了人们的食物供应链是如何适应新冠疫情时期的。他说:“我生活在英国,在疫情爆发初期,早在我们被告知禁止晚上去酒吧之前杂货店货架就销售一空,学校关闭,学生停止上课,人们每天佩戴口罩成为强制性规定,当大米和面食吃完的时候,一些人突然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严重情况。”

  其他国家的居民生活状况可能更差,世界粮食计划署认为,非洲36个国家7300万居民因新冠疫情面临着严重粮食危机,相比之下,欧洲仅有50万人面临粮食危机。目前,刚果民主共和国爆发新一轮埃博拉病毒,南苏丹正在遭受着突然粮食供给变化产生的最糟糕影响。

  非洲农民一直在努力保留农作物种子,而在美国由于大量牲畜无法进入屠宰场而被就地杀死掩埋,大量的牛奶被倒入下水道,这场疫情灾难暴露出我们从农田到餐桌的食物供应链多么脆弱。

  但是我们从食品安全经验中学到了什么吗?我们未来如何做好准备工作?

  詹姆斯采访了英国全球粮食安全项目主任里亚兹·布胡诺,他指出,尽管当前一些新闻报道了粮食危机问题,但至少英国的粮食系统应对措施非常有利,商超货架空空只是物流补给问题,短期内就能解决,而不是实际的物资短缺。

  与此同时,依赖于移民劳动力的发展中国家在收获采集和市场物流等方面也存在着巨大挑战,劳动密集型工作,特别是在收获季节,会出现生产线瓶颈问题。

  在欧洲,芦笋种植产业的现状被称为“煤矿中的金丝雀(煤矿中危险预警信号)”,受新冠疫情影响,欧洲多个国家出现大范围封闭和跨境运输限制,对于农场采摘、分类和包装新鲜农产品的欧洲季节性工人而言,他们遇到了大麻烦。例如:英国短缺至少7.5万名农业零工,他们大多数来自欧盟其他国家。除欧盟之外国家的数十万零工被带到意大利、西班牙、德国和法国农田和葡萄园工作,同时,当地农民迫切需要当地工人填补移民劳动力缺口,粗略统计,欧洲季节性农业劳动力缺口总计超过100万。

在德国,即使政府开展招聘活动,仍很难找到采摘芦笋的工人。在德国,即使政府开展招聘活动,仍很难找到采摘芦笋的工人。

  芦笋收获大约在5月,比许多蔬菜成熟期更早,由于缺少人力采摘,大量成本较高的芦笋只能逐渐腐烂。

  世界各地都经历着类似的问题,依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最新数据,在澳大利亚,近一半的蔬菜农工是临时移民,而在美国,蔬菜农工仅有10%是临时移民,加拿大农场需要6万多名移民工人。在巴西,农民出现咖啡作物收获物流问题;在印度,由于疫情封锁限制,大量国内流动季节劳动力无法外出工作。

  来自印度东部的一位农民马努利特·乔杜里表示,突如其来的疫情封锁对他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因为他曾雇佣的外地农工未获得外地务工许可证,导致自己20亩农作物成熟却无人收割。

  乔杜里还指出,我们当前的困境并不能完全归咎于缺少外地农工,即使他们设法收获了粮食,也必须将粮食储存起来,直到解除封锁,然而,运输系统停止,面粉厂关闭了。

  他说:“在疫情封闭之后的4天(直到3月底),我雇用当地劳动力,将50公斤的茄子运到市场,但随着人们对新冠病毒的恐惧蔓延,我再也雇不到当地劳动力了。”

  此外,乔杜里还必须与其他雇主竞争移民劳工,通常农工在收获季节在农村务农,之后再返回城市从事其他季节性工作,最终许多人选择留在城市。

  为了帮助农业解决危机问题,政府不得不介入,向社会各界发起招聘行动,在本国招聘农工加入“农业大军”,甚至从国外空运一批农工,并给予他们特殊待遇。

  但即便是德国这样的国家,他们在吸引移动劳工方面也遇到了困难,《美食推荐者》杂志编辑凯蒂·艾斯丘制定了一些规定,试图保持劳工正常流动。但她表示,对于德国这样的经济发达国家可能最终会选择未来加大机械化收割和处理加工。

  采摘农作物的机器人

  在新西兰,工程师致力于开发自动化机器人,它们能够承担收割农作物的任务,完成一些重复性强、难度最大的环节,Robotics Plus公司已制造一款农业机器人原型,它可以在猕猴桃果园中穿行,同时用类似章鱼触手的机械手臂在树冠采摘果实,并进行果实大小分类。该公司创始人史蒂文·桑德斯在自己的猕猴桃果园中进行了机器人测试,并且效果较好,他说:“如果需要,这款采摘机器人能够一天24小时持续工作,这意味着人类劳动力可用于完成其他工作,农业机械化将显著提高生产率。”

  目前,桑德斯和研究小组还在研制能采集其他农作物(例如芦笋)的机器人,他说:“当前存在的问题是我们没有一种采集水果和蔬菜的通用方法,每种农作物都需要定制的采摘机——采摘苹果、草莓或者蓝莓的方式完全不同。

  此外,其他公司也积极开发农作物采摘机器人,例如:美国佛罗里达州Harvest Crop Robotics公司正在研制可以自动收获草莓的机器,英国剑桥大学研究人员已研制一种可以采摘生菜的机器人。

  艾斯丘说:“但在机械农业采集成本如此高昂的情况下,农业机器人的应用可能仅局限于经济富裕的农民,机械农业技术应用的最大障碍当然是农民的投资能力,因为农民的经济利润非常微薄,所以他们花费巨资购买农业机器人存在很大的难度。”

  同时,我们也看到了肉类行业在社会距离限制下的各种困难,据统计,肉类加工厂的新冠病毒感染病例一直居高不下。尽管肉类加工厂的工作环境非常卫生,但是工厂噪音很大,迫使工人在生产操作时大声叫喊,期间会释放大量病毒微粒,即使工人们很少与他人亲密接触,但是这份工作很容易感染新冠病毒。

  虽然人们食用的食物种类繁多,但这并不代表着食物不会短缺,人类食物链的大多数食物都依赖于“及时系统”,这实际上仅是停止人们对大型仓库装满食物需求的一种方式,就像我们当地超市面粉短缺一样,我们有足够的食物,只是没有放在合适的地方。食物供应链是高度精确的网络体系,依赖于将食物产品以最小延迟送到商店,这样可以保持食物新鲜,也就意味着食物尽可能少放在货架上,但保证食物及时补充。

  在新冠疫情期间,城镇农民和当地生产者见证了疫情期间封锁状态下带来的经济损失,一些人称,有迹象表明疫情期间食物供应链已经崩溃,我们应该从微型生产商那里购买超本地化产品。虽然我们确实需要减少食物不必要的运输链,但创新消费者证实,我们可以实现食物本地化、规模化。在一些大城市,地下农作物种植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我们要做的是充分利用有效土地资源。

  食物供应链会用到太空技术

  谈及空间,卫星技术在食物供应网络方面也占有一席之地,利用太空图像技术,我们可以测量土地养分含量,从而确定在哪里更有效地耕种农作物,或者对农田面积不足做出及时反应,从而快速地解决农作物种植土壤问题。

  疫情期间最脆弱的人将错误地认为食物供应链受到最严重的影响,但布胡诺非常乐观,他指出,通过思考如何使粮食供应系统不仅具有弹性空间,而且更健康、更持续地发展,当前的新冠疫情很可能是一个难得的改变时机,此次新冠疫情带给我们一个重建家园的真正机会。

  詹姆斯表示,对我而言,新冠疫情期间食物供应链中出现最糟糕的情况是出现大量食物垃圾,在所有被扔到垃圾箱的食物中,70%是人们可以吃掉的,40%食物浪费在食物供应链的某些环节。如果我们最终会浪费如此多的食物,那么改进将食物装入盘中的过程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为了保持食物供应链的可持续性发展,我们需要最大限度地利用我们生产的所有食物,尤其是当前时期——全球每9人中就有1人处于挨饿。

  美国Apeel公司提出一种延长新鲜水果和蔬菜货架时间的方法,这意味着可以减少食物浪费。该公司研究了果皮特性,制造出一种无色无味的涂层材料,可涂在水果和蔬菜表面,极大地延长它们的保鲜时间,有趣的是,这种涂层材料是由食物加工过程中经常丢弃的果皮、果核等植物成分制成。

  无论是采摘机器人、空间科学家还是地下农场,新冠疫情告诉我们,有危机的地方存在着机遇,食品供应链存在已有几千年,但现在它正在进行现代化变革。(叶倾城)


新闻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