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6日,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的冲突还在继续。亚、阿两军在纳卡山区陷入了僵持,阿塞拜疆在纳卡南北两线又夺取了一些居民点。但总的来说,前线战况已无亮点,这种索然无味的局面与交战双方的部署和运作分不开。

亚、阿两军在战略谋划阶段的纸上谈兵、一厢情愿,以及在战术行动期间的情报不畅乃至谎报军情,让纳卡延续了32年的战事呈现了其脱节失序的一面。

四路大军只剩一半

就纸上谈兵来说,第一次纳卡战争惨败,丢失20%国土的阿塞拜疆最为突出。阿军的复仇计划早就成为独联体国家分析人士间津津乐道的话题。

阿塞拜疆在第一次纳卡战争惨败之后,就一直寻求夺回以汉肯德为中心的纳卡“独立”地区。这使得阿塞拜疆方面设计了四路并进的“闪电”计划。图为预想中的“闪电”方案。遗憾的是,但在实际战斗中,阿军只能确保两路大军的作战能力。(谷歌地图截图)

俄罗斯《观点报》指出,阿塞拜疆对纳卡地区有一个代号“闪电”(Simsek)的行动计划。在该方案中,阿塞拜疆陆军从纳卡北部的木罗夫达戈(Murovdag)山脉,东部的卡拉巴赫平原中部公路出发,分四路分别向纳卡西部的克尔贾巴尔(Kelbajar)地区,东北部的泰尔泰尔(Terter)河谷,东部的阿格达姆(Agdam)至纳卡“首都”汉肯德(Xankandi),东部霍贾文德(Hoxhavend)以南至伊朗边境一线进军。四路大军如能同时行动,就可一鼓作气拿下纳卡全部被占地区。

遗憾的是,阿塞拜疆的进攻并不顺利。“闪电”计划安排的四路大军只有两路取胜。分别是向泰尔泰尔河谷和向霍贾文德方向行动的部队:前者沿河谷机动,夺取了一处战略要地,隔断了附近的亚美尼亚军队;后者沿公路机动,夺取了三十多处居民点,推进到历史名城加德鲁特(Hadrut,也作“哈德鲁特”)一线,有望收复1993年后就被亚美尼亚夺取并废弃的菲祖利(Fuzuli)。

在9月至10月的实际行动中,阿军的四路大军只有两路达成目的。分别是哈萨诺夫将军率领的沿泰尔泰尔河谷进军的战斗群,以及巴尔胡达罗夫将军沿霍贾文德方向迂回的战斗群。其中后者的前锋在10月7日遭遇亚美尼亚军队包围,损失百余人,亚美尼亚军队因此谎报军情,甚至一度宣称俘虏了巴尔胡达罗夫。(谷歌地图截图)

向克尔贾巴尔与阿格达姆进军的阿军则无功而返。就前者而言,阿军虽然积极使用了自杀性无人机等武器,还派遣直升机运送空降兵抢占一线,但亚美尼亚军队已在当地经营二十多年,其筑垒工事地带配合山地复杂地形令阿军难以突破。至于阿格达姆方向,面对亚美尼亚军队设置的纵深3公里的雷区,战线一侧的阿塞拜疆陆军第一集团军甚至按兵不动。

对此,阿塞拜疆民间有一种声音,批评“闪电”行动受挫是“叛徒出卖军事情报”、“阿利耶夫(Ilham Aliyev)总统一家和陆军关系不好”。但在分析人士看来,阿军的四路大军本身指挥、分派就不够平均,其兵力也不足以展开“四路进攻”。

在了解了阿塞拜疆的部署之后,此前的战地照片也由此另有内容。点击看解说

情报显示,阿军南北四路部队有三名主要将领前往一线指挥,主要行动方向有两路。分别是第一集团军司令哈萨诺夫(Hikmat Hasanov)指挥的前往泰尔泰尔河谷的部队,以及特种部队司令米尔扎耶夫(Hikmat Mirzayev)、装甲兵指挥官巴尔胡达罗夫(Mais Barkhudarov)指挥的前往霍贾文德方向的部队。另外两路则毫无动静。

阿军总兵力五个集团军不足六万人,在确保首都巴库、飞地纳希切万等要害地区防务后,只有三个集团军的机动兵力。巴尔胡达罗夫抽调了卫戍首都的装甲部队用于冲击南方,哈萨诺夫把第一集团军置于中央,自己前往北线指挥的做法,也显出了前方部队追求战果,导致内部资源失衡,战略目标也开始脱节。

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及其父亲老阿利耶夫时刻不忘夺回纳卡,此次“闪电”行动中的两位军事主官也都是纳卡被占地区出身的。(美联社)

在南北大分兵之后,阿塞拜疆已不具备集中优势兵力冲击纳卡腹地的可能。这使得巴库方面虽然津津乐道于“重新夺回领土”、“亚美尼亚投降”、“收复纳卡”之类的缺乏现实的想象。但巴库所能做的可能也就只剩下夺取部分战略要地,进而将其视为政治胜利,并借此向亚美尼亚一侧施压。

假情报的真作用

相比之下,处于僵持状态另一侧的亚美尼亚则扮演了焦头烂额的角色。相对于亚美尼亚在前线占下风的局面,亚美尼亚总理帕西尼扬(Nikol Pashinyan)对西方世界“乞求、派密使、哭泣、低三下四地求人”的外交行动使之在欧美各国间赢得了一点同情。但西方大国的同情终究远水不能解近渴,而亚美尼亚在前线情报的混乱,更令对其同情的西方世界倍感唏嘘。

就亚美尼亚情报混乱的具体案例来说,最突出的莫过于10月7日晚。当时帕西尼扬宣布亚美尼亚军队在纳卡东南部霍贾文德以南,杰布拉伊尔(Jabrayil)以东,菲祖利以西约100平方公里的地区“发起了前所未有的行动”,亚方通过“诱敌深入”,“包围并打击了一支阿塞拜疆军团”。

对外界来说,亚美尼亚军队在三十多年的纳卡对峙期间似乎仍能确保一定战斗力,但在纳卡南部的战斗中,亚军面对迂回行动的阿军,只能采取战略撤退。(美联社)

帕西尼扬称此役是“整个行动的关键时刻”,“为纳卡战事的胜利奠定了基础”。到10月8日,这一消息很快传遍了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两国。来自社交网络的传言甚至称指挥阿塞拜疆东南方向部队的总指挥巴尔胡达罗夫将军被俘虏,其麾下数十辆T-90坦克也被摧毁。

但遗憾的是,到10月8日晚些时候,宣布“胜利”的亚美尼亚军队突然“战略撤退”,丢弃了杰布拉伊尔一线,到9日,此前“被俘”的巴尔胡达罗夫也带兵开进杰布拉伊尔城内。外界方才得知,巴尔胡达罗夫的主力部队一直在沿阿塞拜疆与伊朗边境一线隐蔽机动,亚美尼亚军队包围并痛击的只是阿军的前锋侦查部队。亚美尼亚的这一谎报军情让面对和谈的埃里温一侧颇为尴尬。

事实上,亚美尼亚方面为提振士气,在社交媒体等领域谎报军情已有先例。

此前,哈萨诺夫率军于10月2日夺取泰尔泰尔河谷东侧要地马达吉斯(Madagiz)后,亚美尼亚国防部从3日到7日一直发表战报,称马达吉斯仍在己方手中。直到阿塞拜疆国防部于9日开始连续发布视频战报,亚美尼亚方面才最终确认失守。

从战场的情况来看,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可能都已在前线精疲力竭:亚美尼亚维持防线已经很勉强,阿塞拜疆突破的极限也呈现在了战场上。当双方都已达到极限时,此后的和谈也是理所应当的。但双方在战场上的平衡也再一次折射了纳卡一线的脱节失序,或许,这也意味着双方在恢复力量之后,可能又会发动新一轮的争夺。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