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传出国际拍卖网站Bonhams正以约52,000美金至78,000美金的价格,拍卖一鼎疑似为台湾台南大天后宫的青铜鼎式方炉。由于方炉上头所刻的铭文详载:“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台湾府知府蒋元枢(1738-1781年)捐造,贡生蒋得皋监制”的字样,根据学者研究蒋元枢所捐造的方炉,目前只有台南孔庙收藏2件,以及台南大天后宫收藏1件。因此庙方表示,需要先确认方炉为大天后宫所有,若文物为真,则不排除购回。

日前惊传台南大天后宫传世方炉流落国际拍卖网站,引起台湾庙方与文物人员的注意。图为登上拍卖网站,疑似为台湾台南大天后宫的青铜鼎式方炉。(国际拍卖网站Bonhams)

走进寺庙,总是会看到各式大小不一、造型各异的香炉,在许多宗教文化中焚香具有特殊的内涵,人们认为透过“焚香”能将意念上达天听,承载香灰的炉子自然是非常重要且神圣的器物。仅管近年因呼吁环保,台湾许多宫庙已不再让民众持香祭祀,纷纷将香炉收起,但在文物保存上香炉仍旧有其重要价值,过去在博物馆里看到“鼎”都会想到祭祀的用途,但其实鼎并非一开始就用来焚香祭祀,反而是生活里常见的炊具。

炊具跃升成礼器

商周时期的青铜礼器,在古代祭祀、飨宴、丧葬等礼仪活动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且具有标明用户身份等级的效果。因此这时的青铜礼器不仅数量多,还有繁多的种类,依器物可分为:食器、玉器、乐器、酒器、水器、杂器与兵器,而食器类礼器造型又能细分为:豆式、鼎式、鬲式、簋式与樽式,不过其中以鼎式礼器的铸造最为特殊。

根据考古研究可以得知,在史前时代鼎原为日常生活中的烹饪用陶器之一。陶鼎的三条腿便是灶口和支架,在其腹下烧火,便可以熬煮烹调食物。而火、烟与香,对于古人来说是与天上神灵、祖先交流的重要管道。

焚香祭祀的做法相当早,先秦时期人们认为气味,能上通神灵,《诗经.大雅.生民》载:“卬(音昂,我)盛于豆(豆,一种高脚容器),于豆于登(登,瓦制容器)。其香始升,上帝居歆”,将祭品装盛在碗中,香气溢满整个厅堂,神灵便能前来享受。盛装献给神灵祭品的食器,自然有了非凡的意义。

青铜礼器的消失

商周青铜礼器的鼎,有圆顶及方鼎两种,圆鼎三足两耳,方鼎四足两耳,多以金属铸造,上头还有繁密的纹饰。不过商代的鼎以巨大的体量展现拥有者的身份,而周代则以数量来显示身份等级。到了春秋时期,青铜礼器的制作技术已逐渐普及,各诸侯皆能掌握其矿源与技术,自行铸造铜器,让青铜器在外观风格上出现明显的地域差异,但无形中让青铜礼器的尊贵性渐渐消失。

商周青铜器的外型都十分巨大,图为收藏于台北故宫的毛公鼎。(台北故宫)

恰好这时期周天子的地位正被受挑战,而只有天子才能拥有的九鼎,成为各国角逐“天下”的象征。比如大众熟悉的成语-问鼎中原,即楚庄王(?-前591年)派人问鼎的大小轻重,周王使者王孙满则答:“在德不在鼎”,他强调:“周德虽衰,天命未改。鼎之轻重,未可问也”。

鼎成为祭祀神佛的用具

即使不再具有实际的社会功能,商周青铜礼器并没有被遗忘,而是被神话化,鼎与三皇五帝结合,成为人们历史记忆的一部分,即使青铜礼器到了秦汉时期已成了明日黄花,但鼎则跃升成为祥瑞的象征、天命之符瑞。尽管秦汉以后,因为工艺水平的进步,人们不再制作大型的青铜器,让其退出历史舞台。不过被神化的鼎,则转身进入到宗教的领域,不再停留俗世间。

在传统中国民间信仰的观念里,香是一种媒介,而焚香、香灰与香炉三者搭配,即神灵的灵力展现。由于人们以食物或酒所散发的气味祭祀神灵,这样的习俗到了汉代则变为焚香祭神的仪式,把袅袅炊烟与祭品所散发的气味连结,那么有哪个物品能够承受献给神的香灰呢?自然只有神格化的鼎式香炉才能担得起这份重责。

在中国传统民间信仰中,火、烟、香,被认为是与神灵祖先沟通的媒介,因此在宗教祭祀活动中具有重要性。(Facebook@台北霞海城隍庙)

今日闽台地区,宫庙内有各式香炉,可粗分为三种,一是天公炉,体形最巨大,通常放置于寺庙门口,多是鼎式香炉;第二是神明炉,通常放在神灵供桌上;三是熏炉,体形最小,放在神明炉之前。

从祭祀的过程来看,人们持香拜神佛,并将香插入香炉希望其愿望实现,这个过程实际上是透过香炉来完成祈愿。而香炉内满满的香灰,则是神明重要的“香火”。但神奇的是,具有这样神圣功能的青铜礼器与香炉,人们并没有进一步将其神格化,成为被祭祀的对象。且一旦香炉被收于库房,或展示于玻璃柜中,它也就失去了神圣性。而香作为神灵与凡人的媒介,如何在环保意识抬头,烧金纸、焚香、放鞭炮的行为已逐渐减少的今日,拿捏好宗教、环保与习俗之间的平衡,仍是一项重要的课题。最终香炉会不会渐渐退出祭祀的舞台,成为博物馆里的文物,犹未可知。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