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总统竞选已经剩下不到三周,市民大会活动中没有迹象表明两位候选人会偏离他们几个月前定下的政治轨道,拜登紧紧抓住一系列广受欢迎的经济和公共卫生方面的观点,特朗普则随心所欲地发挥,对于自己过去的记录拒不认错,并进行各种形式的挑衅。

事实上,他们相互对立的演讲给人的感觉是,如果两人在周四晚一起上台,这场辩论的发展可能和他们之前的辩论一样——在一个半小时的大部分时间里,特朗普一直在呵斥和打断拜登。

拜登在费城国家宪法中心(National Constitution Center)露面,他坐在一张椅子上,不断提及他对美国面临的新冠病毒、复工复课等重大挑战的应对计划,试图和散落在空荡荡的礼堂里的零星选民沟通。在许多冗长回答的最后,他都表示,希望自己的话已经回答了选民的问题。

小约瑟夫·R·拜登在费城国家宪法中心举行的市民大会论坛上,与散落在空荡荡的礼堂里的选民交谈。
小约瑟夫·R·拜登在费城国家宪法中心举行的市民大会论坛上,与散落在空荡荡的礼堂里的选民交谈。 Ruth Fremson/The New York Times

特朗普则是在迈阿密一家艺术博物馆的户外场地亮相,他经常对格思里的持续提问表现出不耐烦。当她要求他谴责白人至上主义时,总统听起来格外恼怒。(“我谴责白人至上主义,好吗?”他答道。)当格思里多次询问有关他最近感染新冠病毒的具体信息时,总统基本上只是泛泛而谈,并且拒绝透露他与拜登的第一次辩论当天是否做过病毒检测。

“我可能是做过,而且我在前一天和再前一天都做了检测,”特朗普说。“我可能做了,也可能没有。”

在这次露面中,拜登还回答了一些在整个竞选过程中对他来说具有挑战性的问题,包括他对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席位的看法,以及他在1994年犯罪法案方面的记录。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