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主要任务就是反华,可能是失去了对美国的自信。(AP)

据美国国务院10月15日发布的媒体访谈稿称,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接受广播节目《早安奥兰多》访问时表示,他已要求美国学校在年底前关闭孔子学院。并且“不仅仅是在大学里,在高中和幼儿园到12年级的机构里也是如此。 这些都是中共包办的宣传组织,不应该出现在美国的机构里”。

据了解,此前美国共有100多所大学与中国合作开办孔子学院,后因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上台后对中国采取敌视政策,用狭隘的意识形态来审视、批评中美文化交流,给孔子学院戴上“中共外宣”的帽子,结果最近一两年来不少孔子学院因遭受美国政府和舆论的压力被迫关闭。现在在美孔子学院只有60多所,在白宫的攻击打压下,它们未来的命运很不乐观。

蓬佩奥等美国政客对孔子学院的批评是,它们受到来自北京的“恶意影响”,为中共做外宣,有“专制主义”深入校园的担忧。远离政治,只是学习中国的语言与文化,了解中国的国情,不像华盛顿的政客一样专心批评中国的人权问题、政治问题,就是为中共做外宣,显然有些人意识形态中毒太深,已经失去了正常交流、学习、认知的能力。

不说中共没有在孔子学院做意识形态宣传,即使中共如此做了,难道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全球自由民主的灯塔,还会恐惧中共的“专制主义”宣传吗?按照华盛顿政客的逻辑,美国的自由民主制度是世界上最先进、最文明的制度,而专制主义是落后的象征,既如此,先进的自由民主制度应该很容易打败落后的专制主义,赢得全民的信仰和支持,不知蓬佩奥在担忧、恐惧什么呢?相反,应该担忧的是中共,因为他们才是可能被自由民主打败的一方。

胜利者恐惧失败者,先进的一方担忧被落后的一方带偏,这显然违背了一般的天道公理。蓬佩奥等一些美国政客的大脑和心理,或许产生了认知错乱。

将孔子学院政治化,凸显美国一些政客意识形态的狭隘性,图为葡萄牙波尔图大学孔子学院揭牌(新华社)

对中国进行意识形态方面的和平演变,让中国走上西方式的自由民主道路,一直是美国所追求的战略目标。因为美国坚信自己的制度是优秀的、先进的,中国的制度是落后的、需要被取代的,那么美国政客就应该对自己的制度有信心,相信中美接触交流,最后一定是美国价值观取代中国价值观,美国制度取代中国制度。如果没有这种自信,那就是对美国价值观和制度的否定。

蓬佩奥等美国政客认为美国制度落后了吗?显然没有,他们依然在攻击中国的制度问题多多,依然希望用美国的制度来改变中国的制度。既然美国的制度保持先进,那么蓬佩奥要关闭全部孔子学院就是得不偿失的错误选择,与其所追求的目标南辕北辙。关闭孔子学院不是在阻止“专制主义”影响美国,而是在阻止美国的自由民主制度影响中国。因为中美接触减少了,实质上是减少了美国价值观改变中国价值观,美国制度改变中国制度的机会,这不利于达到蓬佩奥所宣称的反共目标。

相反,要改变中国的制度,必须让更多的中国人接触美国,了解、认识到美国制度的优越性,只有越来越的中国人心向美国,认同美国的价值观与制度,蓬佩奥所希望的改变中国才可能变成现实。

因此,为了达到以美变中的目标,蓬佩奥领导下的美国政府应该积极支持孔子学院在美国多多设立,支持更多中国留学生到美国留学,支持中国公司到美国投资设厂,支持中国民众到美国旅游、考察学习,总之让中美交流越多越好,越广泛越好,如此才能将美国的价值观、制度优势快速、准确、有效的传达给中国民众,中国才会有更多的变革力量,完成蓬佩奥所期待的目标。

所以,蓬佩奥等美国政客应该找回自信,相信美国制度的现实感召力,克服对中共和中国制度的恐惧,改弦易辙,支持孔子学院在美国的文化交流,支持一切中美交流,用实际行动践行自己的宣言,这才是一条方向正确的可行之路。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