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并没有直接提特朗普政府在中美紧张局势升级之际限制中国企业获得美国技术的努力,而是笼统地警告,“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他说,深圳的经验表明,中国必须“在全球科技革命中赢得主动权”。

新冠病毒去年年底在中国中部城市武汉暴发后在全球引发了大流行,中国正在努力重振受疫情影响的经济,挽回受损的国际声誉。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上周发表的一项调查显示,新冠病毒大流行已将美国和其他富裕民主国家的人对中国的负面看法推至新高
习近平也试图平息有关香港的担忧。香港是半自治的中国领土,作为应对去年的反政府抗议活动,中央政府最近在这里实施了一部覆盖范围广泛的国安法
习近平在深圳的讲话为定于本月晚些时候召开的中共领导人会议提供了一个可能的预展,届时他将部署中国未来五年的经济战略,包括依靠更多的国内创新和国内消费。

习近平承诺让深圳成为中国经济升级和加强创新的实验场,他提到了加强科技研发投资的计划。他强调了深圳在包括香港在内的区域经济建设中的重要性,这个所谓的“大湾区”战略可能会增强中国对这个英国前殖民地的影响力,从而让香港对北京的重要性有所下降。

习近平在深圳的讲话,以及他本周考察深圳所在的广东省其他地方时发表的言论,也凸显出他重新定义中国几十年的“改革开放”战略的努力。

深圳(右)与金融中心香港隔着一条河,后者对中国经济的重要性已经下降。
深圳(右)与金融中心香港隔着一条河,后者对中国经济的重要性已经下降。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过去的领导人曾强调吸收外国资本和技术帮助中国赶上先进国家;习近平则希望把中国的技术、投资和影响力带到世界来改变国际平衡。

“我们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要走更高水平的自力更生之路,”习近平周一在视察广东的另一个沿海城市潮州的一家工厂时说。
官员们已经花了好几年的时间,试图将深圳的工业从低端制造转变为高科技的设计和制造。习近平希望中国摆脱对外国供应商提供的关键重部件的依赖,比如芯片,而深圳是这些计划的一部分。深圳是华为等许多中国大型科技企业的总部所在地,华为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销售商。在过去的一年里,美国对华为采取了多项限制措施,认为该公司对美国构成安全威胁。华为否认这个说法。
去年,华为在中国东莞的一条智能手机生产线。华为总部设在附近的深圳。
去年,华为在中国东莞的一条智能手机生产线。华为总部设在附近的深圳。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这是一种新的导向性陈述,用深圳来说明,‘我们可以在经济上强大,我们可以在技术上创新,我们可以用中国的方式推动社会进步’,”香港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杜鹃在最近发表的题为《深圳实验》(The Shenzhen Experiment)的研究报告中写道。

“让深圳能为中国其他城市树立一个榜样,很多事情都依赖于此,”她说。“深圳在国民心目中的重要性远远超过其经济上的重要性。”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