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一段时间以来,中美在台海地区明争暗斗不断,美军军机、军舰大大增加了在台海活动的频次,甚至出现了美军无人侦察机疑似直接从台湾机场起飞的事件。大陆方面则在短期内用两次“四海军演”予以回应,向南海试射包括“航母杀手”东风-21在内的弹道导弹也被国际观察者视为发出了明确的信号。

面对美军频频在台海刷存在感,解放军近期多次在台海、南海等海域组织实弹军演。(微博@梁无咎)

与此同时,台湾蔡英文政府则越来越笃信自己“不仅是棋子,更是棋手”,在中美博弈中腾挪,乘机推动岛内的台独进程,随之而来的是两岸交流的频次与程度均逐渐走低,“拒统”、“不要一国两制”在台湾社会中几乎成了某种不容置喙的政治正确。这也导致在中国大陆的各个舆论场,“武统台湾”亦正变成一股越来越大的声浪。

如果说喧嚣舆论场之大声浪多是情绪和希冀,那么中国官方对于“武统”的态度是什么,就成了必须抛开情绪理性判断并认真对待的问题。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早在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上,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就已经给出了两岸统一的时间表与路线图。在这份被称为“新时代中国共产党宣言”的政治文件中,所涉及台湾问题的表述,除了更清晰反映两岸和平与国家统一是习近平的愿景,更关键的是将两岸关系和国家统一摆放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论述之中,将“统一”定义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梦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是这项任务的前提。

习近平曾多次表示,“今天的中国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什么叫“民族复兴”?对于将台湾看作核心利益,对国家统一念兹在兹的中共来说,如果连国家都在继续分裂之中,何谈“复兴”?

至于“民族复兴”的时间节点,十九大之后《多维TW》即推出深度报道《中共十九大报告:2049年 两岸统一》,层层解剖了民族复兴与两岸统一的关系。具体来说,习近平给出了2035和2049两个关键期限,里面包含着台海统一“两步走”的准备,即在2035年之前厘定两岸关系基本盘,在各个关键领域给予明确的说法与规划;在2049年之前完成第二阶段两岸政治、经济、社会等各层面制度的技术性与现实性融合。

而到了2019年1月2日的纪念《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更是在讲话中抛出“两制台湾方案”,且再度将两岸统一纳入民族复兴的战略目标,和盘托出了他关于两岸统一的构想。

从十九大报告到“两制台湾方案”,中共已经扬弃了过去的被动反应模式,转为不管台湾政治如何发展,中共已然决议对台工作“走自己的路”,一如当年毛泽东在抗战时期、国共内战时期“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战略思想,将两岸统一纳入自己的日程和路径中推进。

点击大图观看中共对台战略的最新变化⇩

值得注意的是,从1979年1月1日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到十九大报告、“两制台湾方案”,中共始终坚持“两岸和平统一”,并表现出了相当的战略定力。对中共来说,不管是出于两岸同胞的情谊,还是对发展“战略机遇期”的把握,绝对不愿以武力的方式,以两岸悲剧的方式,来达成国家重塑,武力不仅会伤了两岸人民的感情,伤害两岸人民的福祉,还会对中国的发展战略机遇期,对其“两个一百年”的目标形成冲击。

不过,尽管“武统”不是中共处理台湾问题首要思路,却并不意味中共会轻言放弃以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可能性,否则习近平也不会在宣讲“两制台湾方案”的两天后就在解放军中央军委军事工作会议上强调“做好军事斗争准备工作”。尽管解放军斗争的对象主要是美国,但是台湾作为尚未统一的中国领土以及中美角力的前沿阵地,毫无疑问也是对象之一。中共将武统选项寄存于对台工具箱底层,而不是摆上台面,是因为中国已经“有足够的能力”通过非战手段来完成统一。

然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给台海局势带来的变动是如此迅疾。随着对华战略的大调整,美国开始将中国看成是排名在俄罗斯之前的战略竞争对手,过去近四十年奉行的“接触政策”已被美国主流政策人士所放弃,对中国进行遏制、打压已成为共和民主两党的共识,贸易战、科技战相继展开,中美之间呈现出全面对抗的态势。尤其是全球遭遇新冠肺炎疫情袭扰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白宫内的超鹰派不断从各种角度抨击中国,逐渐把“战火”引向意识形态领域,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7月23日在尼克松(Richard Nixon)图书馆前发表演说,宣称美国将组建“一个新的民主联盟”,以“改变共产党中国”,这被普遍视为是美国政府发出的“新冷战宣言”。

在这样的背景下,台湾又一次成了美国手中不断打出的一张牌。进入2020年以来,美军的军机军舰在台海、南海等地区刷存在感的频次急剧提升;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尔成为1979年以来访问台湾最高级别的美国政府官员;仅在今年“520”台湾总统蔡英文连任就职之后,美国已经对台湾进行了三次军售,武器种类囊括海陆空三军,且从以前出售防御性武器转变为系统性向台湾出售攻击性武器。美国的种种做法,以及台湾的积极配合,都让中国以和平手段解决台湾问题在政策上遇到的困难大大增加。

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尔(Alex Azar)(左)出席美台卫生合作备忘录签署仪式后,在台湾疾管署署长周志浩(右)陪同下,步出台湾疾管署。阿扎尔是近40年来访问台湾级别最高的美国官员。(多维新闻)

台湾问题的根源是中美问题。中美之间已经由曾经的竞合转向了全面对峙,与2017年相比,甚至与2019年相比,中美关系都已发生了颠覆性变化,尤其是台美关系又快速发展的情况下,中国领导层显然不会拘泥于僵化的认识去看待“和统”与“武统”的问题。从两岸实力对比的角度来看,确实是“时间在大陆一边”,但从国际格局特别是中美竞争的维度出发,现实情况是台湾正加速从中国分裂出去,除了中国之外的相关各方都希望能维持目前这种逐渐分裂的状态,而中国显然需要主动打破现状,不然两岸统一不仅不会是中华民族复兴的“最后一块拼图”,反而会成为“全面建成现代化强国”的阻碍。

这绝对是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所不能接受的。作为一个深受中国历史与传统文化影响的共产党政治领袖,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上宣告中国正式进入“新时代”,其身上展露出的气魄、抱负与全球视野,都成为强化他历史使命感的能量来源。这股带有高自信、超强度的“习作风”,自然也会充分展现在他筹谋两岸关系的未来上——习近平曾说过,台湾问题“不能一代一代拖下去”,而没有任何其他事情能比完成国家再造更符合习近平给自己设定的历史使命了。

所以,对于在民族复兴的过程中如何实现国家统一的问题,很多人会机械地理解为“只有国家发展到一定阶段才能实现统一”。但或许在习近平的思路中,这是一个需要辩证看待的问题,即当台湾问题不构成中国国家发展主要障碍的情况下,可以优先国家发展;一旦认定台湾问题成为国家发展的主要绊脚石,那么完全有可能“会先把这个绊脚石踢开”。

今天台海局势的凶险,“武统”的可能性急剧上升,更多是形势逼迫,而并非习近平主动为之。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习近平会放弃主动出击的选项,而是说“两制台湾方案”作为一个中长期方案,习近平完全有要在属于他的“政治时代”去解决的抱负,而不是拘泥于等到某一年才完成统一,这也是习近平的“蓝图”概念在台海问题上的体现,这张“蓝图”中既有统一时间表,又有统一的各种方案,包括两岸的和平谈判,乃至“武统”,也有统一之后怎么治理台湾等一系列措施。

当然,具体政策可以有很多调整的空间,但中共对于两岸统一的意志,甚至是对“武统”的态度,在不久前习近平关于“纪念抗战胜利71周年”讲话中提出的“五个绝不答应”,已经体现的很明显。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