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富裕国家组成的20国集团(G20)准备将其对全球最贫穷国家的债务减免延长至明年,但越来越多人批评该组织面对新兴经济体日益加剧的危机缺乏魄力。

在本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年会期间,G20财长将于周三开会。预计财长们会宣布将该集团的“债务暂缓偿还协议”(DSSI)延长6个月,73个符合条件的国家可据此向G20国家政府及其政策性银行提出申请,推迟偿还今年到期的债务,并将这些债务分散到未来四年。

最早的协议是在今年春天大流行席卷全球时宣布的,目的是向那些无法应付迫在眉睫的医疗、社会和经济成本的贫穷国家提供短期宽限。

不过,此次延期就算得到确认,也将低于各受惠国的要求。

本月,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UN Economic Commission on Africa)、代表私营部门债权人的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以及一群非洲国家财长召开了一次会议,要求将DSSI延期至2021年底。

G20还被批评未将债务国的意见考虑进来。

此次会议后发布的一份声明称,“所有利益攸关方,包括债务国和私营部门,都应该在谈判中占有一席之地,他们的意见必须得到考虑”。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S)债务与发展融资主管斯蒂芬妮•布兰肯堡(Stephanie Blankenburg)表示:“G20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达成了一致——它们将只代表债权人的利益。根本没有讨论债务国将如何接受它们的建议。”

她尤其批评了G20针对陷入债务危机的贫穷国家的另一项计划,该计划将在明年根据每个国家的具体情况考虑债务削减和减记。

这就让G20的减免取决于债务国寻求从私营部门的债权人——包括商业银行和债券持有人——处获得同样待遇。

布兰肯堡表示:“这给符合条件的发展中国家带来了巨大负担,这些国家往往又小又穷。”

世行行长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也批评了G20的做法。

他在周二的讲话中称“G20是一个主要为债权人服务的论坛,它一直不愿推进更广泛的(债务减免)议题”。

他表示:“双边债权人正在寻求获得尽可能多的偿付。”马尔帕斯多次批评G20成员国没有充分参与这一倡议。

根据IMF的说法,已有44个国家申请参与DSSI,今年推迟约53亿美元的债务偿付——不到世行估计的潜在数额115亿美元的一半。

今年推迟的偿债额,约为44个参与国应对疫情的财政成本(约540亿美元,据IMF估计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2%)的十分之一。

根据IMF的说法,在参与DSSI的44个国家中,只有3个国家要求私营部门债权人给予同样的待遇,但尚未签署任何协议。

马尔帕斯还批评中国未充分参与DSSI。他表示,一些中国债权人重新安排了本金偿付,但继续收取利息,延期偿还的债务仍需支付利息,“因此,这将加重、而非减轻贫穷国家的债务负担”。

近年来,中国已成为世界许多贫穷国家最大的债权国。世行本周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在DSSI倡议中73个国家所欠债务总额中所占份额从2013年的45%增加到了去年底的63%,当时这73个国家的债务总额为7440亿美元。

中国一直受到批评,因为它将本国的大型政策性银行视为商业债权人,而非公共债券人,这意味着这些银行可以选择是否参与DSSI。中国称其正在全面参与DSSI,而且提供了今年迄今通过谈判达成的几乎半数的债务减免。

译者/何黎

新闻来源: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