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拉斯(左)现在是特朗普应对新冠肺炎上的重要顾问,他力推群体免疫。(Reuters)

美国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十分严重,目前确诊病例逼近800万。英媒称,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一名顾问正在力推群体免疫策略。

英国《金融时报》10月14日报道称,当特朗普还在竞选时,他的政府的新冠病毒(SARS-CoV-2)政策正越来越多地由一位神经系放射学家阿特拉斯(Scott Atlas)塑造。阿特拉斯一直在倡导有争议的“群体免疫”策略的新版本。

报道指出,2020年早些时候,特朗普任命阿特拉斯加入他的白宫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最近几周,阿特拉斯的声音越来越突出,而其他成员则被边缘化。

科学家们担心阿特拉斯重拾对群体免疫策略支持。这种策略保护最脆弱的群体,同时允许病毒在其他群体中传播。这可能会破坏控制刚刚开始的“冬季疫情浪潮”的努力。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教授布鲁姆(Barry Bloom)说:“他主要是试图压制或改变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信息,这导致公众对医学界失去信心。”

报道称,与工作组中的其他一些人不同,阿特拉斯没有流行病学背景,但在右翼政策圈子中为人熟知的是,他曾在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和罗姆尼(Mitt Romney)竞选总统时担任过他们的医疗顾问。特朗普任命他担任特别工作组成员之前,阿特拉斯在福克斯新闻(Fox News)的一系列采访中激烈地反对封锁政策。

报道称,9月,阿特拉斯公开反驳了他的同事福奇(Anthony Fauci)和雷德菲尔德

(Robert Redfield)。有人无意中飞机上听到美国CDC主任雷德菲尔德说:“(阿特拉斯)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与白宫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关系密切的人说,平时说话温和的雷德菲尔德有时会对阿特拉斯感到愤怒,尤其是在CDC的检测指南上发生冲突。

阿特拉斯的朋友和批评者都说,他的自由意志主义观点指导了他对冠状病毒的应对。但他的批评者警告说,他的那些观点已经违反了科学证据。

布鲁姆说:“他是一名没有科学背景的政治人员,提出的建议会影响数百万人的生命。这就像让微生物学家读大脑扫描图,然后确定谁得了癌症。”

《华盛顿邮报》8月31日就爆料称,白宫8月上任的疫情顾问阿特拉斯已要求美国实施“群体免疫”措施,来应对疫情。而根据现任官员和专家的说法,美国政府已开始按照这一方针,执行一些政策,特别是在病毒检测方面。《华盛顿邮报》援引官员称,阿特拉斯支持美国采取瑞典应对新冠疫情的模式,推行“群体免疫”:放开防止病毒传播的社会和商业限制措施,让健康的人也建立起针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力。

许多美国公共卫生官员,以及传染病学家都曾严厉批评过瑞典的疫情应对措施,认为该国的做法非常“鲁莽”。目前,瑞典的感染率和死亡率都是世界最高,同时这些应对措施也没有解决新冠疫情带来的深层次经济问题。不少专家都指出,如果美国采取类似的方式,那么将有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的美国人因此丧生。

《华盛顿邮报》4月11日报道称,特朗普在3月的一次特别工作组会议上,曾询问过美国顶级传染病学家福奇,“为何我们不让新冠病毒席卷(wash over)全美呢?”报道称,起初,福奇似乎对“席卷”这个词感到困惑,但当他理解了特朗普所提出的问题后,他对此感到震惊,“总统先生,这会导致很多人死亡”。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