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2日,舆论场中的话题人物“任大炮”任志强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被宣判因贪污受贿等获刑18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有期徒刑最高25年。(多维新闻)

中国舆论场里的敏感人物任志强再次被官媒通报其所涉贪腐案件内幕详情。这是任志强被宣判20天后,他的名字再次出现在中国媒体的公开报道之中。而这则稍显突兀的报道似乎像是一则迟来的回应。不过,关于其所传递的信息大概在舆论中会观感不一。其中一个最令人感到困惑的地方是,被认定涉案金额达2.2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的任志强至今已退休5年,其当年是如何逃过中共审计的?

北京时间10月11日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移动客户端上报道了一则关于中国国有企业北京市华远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任志强被判定贪污受贿的具体细节等内幕消息。这是自9月22日任志强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定构成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并判刑18年后,关于其犯罪细节的首度披露。这篇来自北京官方的报道称,在法院认定任志强贪污4,974万余元的公款中,有3,640万元是任志强通过一些不当手段或程序支付给其儿子的“财务顾问费”。而另外的1,334万元(税后实得734万余元)是任志强将任职期间的超限薪酬在公司挂账,于退休后所领取。(中国人力资源及社会保障等部门曾推出针对央企、国企高管的限薪令,规定高管年薪应限制在60万人民币左右。任志强收入由其年薪与上年度业绩奖励等构成,因此其年薪远远高出规定收入。)此行为也被法院认定为贪污罪。

除了详述任志强的“贪污”细节外,报道还称任志强在2002年至2013年担任华远集团及华远地产股份有限公司管理层职务期间多次挪用公款入股企业分红为个人及员工谋利。此外报道还讲述了一家与任志强所任职的华远集团有合作关系的装修供应商与任志强个人房屋装修之间的私下往来。

尽管有些事在网络生态的夹缝中已经心照不宣,但《北京日报》的这篇报道似乎为了打破某种窃窃私语。且不论其效力如何,这篇报道本身已经引发了另外的疑问。在这篇不无细致去印证任志强9月底的那通判词的报道里,无论是所述的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等种种罪行,都可归结为对任志强经济罪责的详解。

可是,从2015年3月至今,任志强已经离任数年,为何会再次被爆出经济问题?

1951年出生的任志强至2015年已满64岁,届退休之龄。其于2014年11月24日曾通过微博发表声明,宣布正式退休。2015年4月25日,华远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也即任志强退休前所任职企业,在当日的一份第六届监事会第二次会议决议公告中说明,该次会议第七项议程审议并一致通过了《关于公司原任董事长任志强先生和原任总经理孙秋艳女士离任审计报告的议案》。表决结果为5票同意,0票反对和弃权。

2011年4月任志强离任华远集团董事及董事长职务之时,也曾经历离任审计。如今在网络上流传着一张中国官媒央视网的截图,内容为转载具有官媒背景的《证券时报》所报道任志强在2011年12月30日在其微博上发布的推文:拿到的审计报告说明自己没有任何个人贪污腐败问题,可以放心卸任了。

2015年任志强数度发表政治不正确言论遭到舆论要求公布个人财产时,其曾回应他的年薪“不但多次在各种媒体上报导过,也经中纪委(前)书记尉建行和朱总理(中国国务院前总理朱镕基)批示派专案组调查过。”是“中国最高级别的特殊待遇”。

中国党政事业单位“一把手”在离任时,按照法定程序,必须由审计机关对其任职期间是否存在经济上违法违纪问题进行审计。在任职体制内高管的46年时间里,据称任志强曾经历4次审计,尤其是距离其退休之前的那次审计从各方面给出的信息来看,似乎并无涉及个人经济问题的负面消息。这令中国维权律师刘晓原质疑:除非是审计走过场,否则,贪污及挪用公款是逃不过审计人员这一关卡的。并认为如果任志强此前的审计结论无发现贪污问题,而今如以法院认定为准,那么,当年的审计人员就渎职了。不过,至今并未发现有通报涉任志强审计渎职公告。

就在《北京日报》这篇报道发布不久,中国社交平台微博上除了几家官方自媒体的评论下有支持对任志强的审判结果外,其余的评论信息则只能看到评论数量而看不到评论内容。不过,一向热衷在中国舆论热点上抢先发声的《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也紧随《北京日报》的那篇报道发布了一则推文,文章借用曾经的网络大“V”薛蛮子被抓一事评论任志强们“搞政治对抗的人屁股底下一定要干净”。这种说法除了呼应北京日报那篇单纯描述任志强有经济问题的报道外,也暗示任志强可能涉及到的政治问题。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