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丽梦和同事共同撰写的论文列出了他们认定的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中存在的异常。闫丽梦在9月告诉福克斯新闻(Fox News),他们认为这些不寻常的特征表明,病毒的基因组被有意拼接和修改,使用了来自其他病毒的遗传物质——一种弗兰肯斯坦式的怪物病原体。他们说,在蝙蝠身上发现的新冠病毒近亲也是假的、人造的,因此可能推翻自然起源的假设。

这些作者还认为,科学家操纵了新冠病毒的基因组,以增强病毒感染人类细胞并导致疾病的能力。

但外部专家认为,这两份报告都不可信。卡耐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的病毒学家基沙娜·泰勒(Kishana Taylor)说,第一份报告对病毒的遗传数据“充满了矛盾的说法和不合理的解释”。

而第二份闫氏报告“比第一份更不正常”,约翰·霍普金斯卫生安全中心(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的高级学者吉吉·奎克·格隆瓦尔(Gigi Kwik Gronvall)说,她也是一篇反驳闫丽梦最初报告的文章的共同作者。

奥格布努说,在新冠病毒及其近亲的基因组中发现的、被认为奇怪的特征,实际上根本不是危险信号。病毒经常在动物宿主之间移动,沿途改变它们的遗传物质——有时甚至与其他病毒交换基因组片段。新冠病毒中许多所谓的异常,也出现在其他病毒基因组中。

奥格布努说,认为新冠病毒是被“设计”成危险病毒的说法也是“一派胡言”。科学家们对病毒的了解还不足以预测哪些突变会增加病毒的致命性,更不用说在实验室中将这些突变改造成新的病原体。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