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两名教授——保罗•米格罗姆(Paul Milgrom)和罗伯特•威尔逊(Robert Wilson)——获得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Nobel Memorial Prize in Economic Sciences),以表彰他们在拍卖理论和新拍卖形式设计方面的工作。

该奖项的正式名称是“纪念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瑞典银行经济学奖”(Sveriges Riksbank Prize in Economic Sciences in Memory of Alfred Nobel)。评奖委员会表示,他们发展的理论推动开发了新型和复杂的拍卖形式,如今在世界各地被广泛用于各种目的,如拍卖无线电频谱、分配机场起降时段,以及建立排放交易体系。

拍卖结果很重要——对纳税人、对私人部门的买卖双方都是如此——因为它们影响着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从电力或政府债券的价格,到移动通信网络覆盖质量,以及垃圾收集工作的顺利进行。

然而,要了解拍卖形式将会如何影响结果是困难的,因为竞标者的行为是战略性的,基于他们自己掌握的信息,以及他们认为其他竞标者知道什么的信息。

评奖委员会称,这两名获奖者的工作“极大地造福于社会”,让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和政府不仅能够最大化财政收入,或以最低价格采购,还能把相关活动委托给最适合管理它们的参与者。

“这是一个极好的选择,”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教授、同一领域的佼佼者保罗•克伦佩勒(Paul Klemperer)表示。他说,威尔逊被视为“实用拍卖设计之父”,鼓励了一代学生,其中包括米格罗姆。

他补充说,米格罗姆虽然以在拍卖领域的研究成果闻名,但即使没有这些成果,他在工业经济学和博弈论等其他领域的贡献也会让他成为一个“极具影响力的人物”。

1937年出生于内布拉斯加州的威尔逊,发展了一套面向具有共同价值的物品的拍卖理论,共同价值在拍卖前是不确定的,但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例如一枚原始钻石,交易商对可能的转售价值的看法,将决定他们的支付意愿。

他展示了为什么竞标者往往把出价定得低于自己对共同价值的最佳估计:因为他们担心“赢家的诅咒”——即过高估计共同价值,导致出价过高。

1948年出生于底特律的米格罗姆,提出了一套更为普遍适用的拍卖理论,既考虑共同价值,也考虑随具体竞标者而不同的私人价值。例如一栋房屋具有一定的转售价值,但对某些人来说具有比其他人更高的入住价值。

该理论意味着,如果竞标者被允许在拍卖过程中更多了解彼此的估计价值,卖方将实现更高的价格。

两人最著名的贡献之一是他们在1994年共同设计了美国首次向电信运营商拍卖无线电频谱的模式。当时这是一个挑战,因为在所有地区的牌照都分配出去之前,运营商不知道某个地理区域的牌照对他们来说有多大价值。

米格罗姆和威尔逊发明了一种新的拍卖形式,称为“同时多回合竞拍”(Simultaneous Multiple Round Auction, SMRA),涉及同时拍卖所有地理区域的牌照,从低价起拍,允许多次竞标。此后几十年,这种形式成为许多国家拍卖无线电频谱的标准方法。

米格罗姆还参与开发了更为复杂的“组合价格钟拍卖”(Combinatorial Clock Auction, CCA)形式,允许竞标者对打包的一揽子物品或牌照——这对他们而言可能比其各组成部分之和更有价值——进行竞标。

新闻来源: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