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两岸同胞一家亲,促进两岸交流,有利于增进彼此的了解,这是好事。这些频繁往返于两岸从事交流活动的人,有很多是官员、专家、学者,或者媒体人。在台湾,这些人因为自身的身份和专业有很多优势,有机会了解到大陆的一些信息。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当中有的人就成了台湾情报部门搜集祖国大陆情报的工具。

 

  蔡金树,台湾人,早年间在大陆求学,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从事两岸交流活动,在大陆积累了丰富的人脉。

  2013年,一个自称是蔡金树学妹的人联系上了他,希望邀请他到复兴电台做节目,这个学妹叫郭佳瑛。

  在郭佳瑛精心的经营下,两个人日渐熟识。这时,郭佳瑛开始对蔡金树在大陆的一些活动表现出了兴趣。

  对于郭佳瑛的问题,蔡金树知无不言。有次聊天,蔡金树告诉郭佳瑛,自己有一个“南台湾两岸关系协会联合会”,因为缺钱一直没运转起来。郭佳瑛一听就很感兴趣,说自己可以提供帮助。很快,郭佳瑛就给协会找好了场地,还付了36万台币的租金。她多次建议蔡金树,说这个协会一定要只做两岸交流。

  从这个时候开始,蔡金树就觉得郭佳瑛可能不是一个军方电台主持人这么简单,肯定是有所图的。

 

  蔡金树没有猜错,郭佳瑛并非什么学妹,而是台湾军情局制内间谍。虽然感觉蹊跷,但蔡金树并没有拒绝对方的好意,联合会运转后,郭佳瑛顺理成章地成了其中的一员,不过她还想要个身份。蔡金树跟协会会员商量之后,就给了她一个办公室主任的头衔。

  郭佳瑛打好了如意算盘,没成想2016年蔡英文上台,两岸关系趋冷,到台交流的大陆学者寥寥无几。钱花了却看不到效果,郭佳瑛不甘心,她和蔡金树商量,想成立一个电子媒体,这样大陆的学者过不来可以约稿。蔡金树觉得这个想法不错,于是这个叫鹰传媒的电子媒体成立了,郭佳瑛在这成了执行总监。

  这时的蔡金树不仅丧失了平台的主导权,也收了对方很多钱。郭佳瑛知道他无法收手,便开始明确为蔡金树布置任务。

 

  蔡金树的协会和鹰传媒成了掩护郭佳瑛搜集大陆情报的平台,他自己也成了情报搜集人员。常年往返于两岸,蔡金树开始还是有点担心。

  郭佳瑛就不断给他灌输一个思想:“只是把你听到的、看到的,还有拿到的东西交给我,这些东西都是公开的,没有涉密的东西。”

  说是让蔡金树搜集的是公开资料,但每次与大陆的学者和官员接触,蔡金树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私下套取大陆内部的信息。蔡金树与他们接触时,会刻意对大陆的人员强调自己支持两岸统一,让对方消除戒心,积极参与平台的活动并向平台投稿。如果有学者愿意来参加论坛,或者是投稿,蔡金树就把郭佳瑛的微信交给他,由郭佳瑛去跟他约稿。

  郭佳瑛与这些大陆的人员建立联系后,一方面物色可用的人员,一方面按照自己的需要给他们布置选题。这些供稿的人很难猜到,在他们交稿等待刊登的这些日子里,他们的文章去了哪里。

  这些文章通过各种形式发给郭佳瑛以后,她就会第一时间整理汇总,然后呈报给军情局,等军情局相关部门消化完以后,她才把这些文章挂到鹰传媒的网站上。

 

  几年间,蔡金树先后向郭佳瑛介报大陆涉台工作部门人员、重要智库专家、知名媒体记者等50多人,先后收取间谍情报机关发放的经费500多万元新台币。

  以公开掩护秘密,以合法掩护非法,招数虽高,但蔡金树还是没能掩护彻底。2020年7月,蔡金树因间谍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值得警惕的是,像蔡金树这样频繁往返于两岸的学者已经成为台湾情报机关经常发展运用的对象。

 

  施正屏,1960年出生,台湾人。案发前施正屏是台湾师范大学教授,他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是台湾间谍机关的运用人员。

  丰富的阅历和人脉关系加上专业的素养,让施正屏进入台湾“国安局”的视野。2005年,施正屏的老师邀请他参加一个饭局,同来吃饭的还有两个台湾欧亚基金会的人,其中的联系人叫周德益。

 

  周德益的真名叫周胜裕,台湾“国安局”制内间谍。和周德益建立联系后,两人逐渐熟络,这时周德益开始向施正屏提要求,要求施正屏到大陆来要向他报备,帮他收集一些材料。而且周德益跟施正屏说,他所收集的情况必须只能向他一个人报告。

  因为自己的父亲被台湾情报部门迫害过,施正屏一直心存恐惧。2010年,施正屏收到大陆某科技研究院发来的邀请函,施正屏把这个信息报告给周德益后,便来了大陆。在交流过程中主办方提供了一些材料,当时施正屏看了这些材料觉得很有用。

  施正屏时刻想着周德益的需要,会后他找到主办方领导,说资料太多看不完,想借回酒店晚上再研究一下,对方同意了。当天晚上回到旅馆施正屏就拍摄了这些文件,回去以后就把这些文件交给了台湾的“国安”单位。

  在给台湾“国安局”搜情的过程中,施正屏慢慢了解了周德益的需求:重点是会议资料的搜寻,政策评估以及名片的搜集。

  每次施正屏在大陆拿到周德益认为重要的资料,周德益都会迫不及待地与施正屏约好回台见面的时间。

  在搜情的过程中,周德益根据情报的重要性给施正屏付费,从几万到十几万不等。施正屏手头拮据,为了拿到更多的钱,他开始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主动为台湾“国安局”撰写报告。

 

  施正屏不仅来大陆为“国安局”搜集情报,还把来台的大陆人员介绍给周德益。

  2013年,大陆一个高级智库想到台湾交流,施正屏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周德益。

  这个高级智库之后连续三年访台交流,在施正屏的安排下,周德益全程接待。2017年,施正屏感受到了周德益的不满,说他受到长官的指责,工作没有绩效。

  当时施正屏正与大陆某部委驻台机构有交流,他把周德益引荐过去,并让周德益以他协会秘书的身份进入到大陆某部委驻台办事处开会交流。

  从2005年到2018年,施正屏以台湾学者身份到大陆搜集情报,内容涉及政治、经济、两岸关系、政策法规等多个领域,通过公开套取、打探刺探、金钱收买、物质利诱等手段获取“一带一路”、亚太战略等方面数据和内容,其间共领取间谍经费160万台币。

 

  台湾情报搜集人员在大陆搜集套取的情报看上去似乎都是公开的,但这都是台湾情报部门无法直接获取的战略性情报,里面往往包含大陆未来对台政策走向等决策信息。台湾情报机关提前掌握情况,就会使大陆对台政策受到影响。在这里我们也警告台湾民进党当局,台独是绝路,搜集再多的情报,也不可能改变祖国必将统一的历史趋势。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