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底,美国总统候选人进行了第一场辩论。CNN发表评论认为,这场辩论使中国成为大赢家,因为特朗普对规则的蔑视是“给民主批评者的一份礼物”。而在中文舆论圈,很多自由派和民主派人士,四年来一直坚持认为特朗普是反对中国共产党及其专制制度。 在博尔顿(John Bolton)的书将特朗普的反共假象揭露,美国大报等发表多篇文章,认为特朗普在过去四年与中国的争斗中更多时候是伤害了美国利益之后,不少中文评论人士甚至认为,博尔顿和那些美国“左派”媒体都在替中共说话。他们仍然坚信特朗普是反共的,毕竟在他任内出台了很多惩罚中共与中国政府利益相关者的政策,因此支持特朗普连任。

这个在中文舆论圈出现的独特现象,虽然对美国大选结果影响不大,却从深层次暴露了中国的一些自由派对美国以及美国民主制度的许多糊涂认知。这些认知影响不了美国,却对中国未来的民主转型有着重大影响。因为他们直接将反共等同于民主,却从未想过美国目前出现的这些乱象,是不是美国的民主制度出了什么问题,是不是这些问题导致了有人敢于公开破坏民主制度。中国的自由派支持谁做美国总统并不重要,认真分析我们学习和向往的民主灯塔出了什么问题,以便为中国未来设计更科学合理的民主制度才是最重要的。

特朗普总统当政四年来,差不多每周都把中国挂在嘴上,有时一天提起好几次。从贸易战到新冠病毒,从华为到中国的反击性关税,从香港到美国骚乱,从世卫组织到中国留学生,从“北京拜登”到“社会主义的”民主党,似乎都是针对他本人的“中国阴谋”的一部分。中国似乎是他执政道路上的最大绊脚石,所以他每天都要踢几次,但又爱恨交加。
2017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特朗普总统在北京。
2017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特朗普总统在北京。 Nicolas Asfouri/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特朗普曾非常渴望从中国得到一份“伟大的”贸易协议,以此支撑他四年执政的光辉业绩。为此他经常标榜自己与习主席的好朋友关系,似乎他与习只是因为有各自的国务要管理,所以有些利益上的日常争吵,但在治国理念上却是知己,彼此惺惺相惜。所以他本人几乎从不跟习提出中国的人权问题及香港普选问题。他也小心地避开台湾西藏新疆等让中国敏感的话题,既没祝贺台湾新领导人当选,也从不会见达赖喇嘛,更不提新疆问题。

当然,他的国务卿和其他一些幕僚对这些事经常表态,甚至近期明确表示要对抗中共。白宫的反华政策也变得越来越强硬与一致了。但特朗普的整个思想成果,却是一种放弃价值追求的新丛林思维。

这样一位经常把中国挂在嘴上的美国总统,当然会引起中国官方和社会各阶层的广泛兴趣,甚至给中国的舆论场造成了严重的撕裂。官方文宣和民间小粉红们,自然是天天怼这位美国总统。但是,中国看似很意满志得的宣传攻势,却也让海内外一些特朗普的支持者感到愤怒。中国人中出现一批对中共执政者不屑一顾和长期批判的知识分子和海外反对运动,对改变中国专制状态本是一件值得庆幸和看重的事。但由于七年来,中国的政治生态进一步恶化,言论打压和对异议者的抓捕审判,使很多期待中国民主转型的人士很灰心,甚至很绝望。这使他们很自然地将眼光转向外部,将促使中国改变的希望寄托在一向倾心的民主灯塔国——美国身上。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