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SME科技故事

  2020年美国森林大火再创新高,众所周知,世界性的气候剧变是导致山火越来越频繁的原因之一。但你相信吗,一群小小的甲虫害虫,也有可能是导致灾难性野火的“凶手”?

  在美国,有600种树皮甲虫,这些树皮甲虫专门传染树菌,导致树的死亡。比如山松甲虫。据统计,在过去的20年中,从新墨西哥州到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北部,仅山松甲虫就已经杀死了整个北美西部大约100,000平方英里的树木。

 树皮甲虫 树皮甲虫

  干旱的气候使树木无法自卫是最主要的原因,然而更令人担忧的是,这些大片枯死的树木可能会引发前所未有的大火。今年,在加利福尼亚内华达山脉,“小河大火”就已烧毁了超过309,033英亩的土地并摧毁了855处建筑物,美国林务局估计,其中80%至90%的燃烧来自被甲虫杀死的木材。

  看起来,甲虫导致的问题是野火的主要原因,但甲虫和野火之间的联系其实也要取决于森林的类型。

  在某些森林中,甲虫的侵扰并没有使野火进一步恶化,甚至可能限制了野火的严重程度。几个世纪以来,松甲虫淘汰了较老的,较弱的树木,产生了新的甲虫,但森林也更健康,这种关系是互惠互利的。气候变化及其干燥温暖的条件破坏了这种平衡,即使是健康的树木也容易受到攻击。

  另一方面,海拔问题也是关键。

  比如低海拔的美国黄松森林,就特别容易受到这类事件的影响。因为它们是由频繁、低强度的火灾演变而成的,每5到25年会燃烧一次。燃烧主要集中在宽阔的大树与开阔的草丛之间,因此在大火过后几乎没有燃烧的地方。但是一个世纪以来,人类扑灭了大火,使森林里充满了燃料和茂密的树木,拥挤的树木倍受压力,则更容易受到甲虫暴发的影响。

正在“入侵”树木的树皮甲虫正在“入侵”树木的树皮甲虫

  而在高海拔地区的黑松林中,情况却有所不同。在严重的火灾事件中,这些森林每75至300年只燃烧一次。在那里,灭火并没有造成太大影响。无论树木是活着的,还是被甲虫杀死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大火依然累积了很多可燃的燃料。

  研究表明,甲虫的爆发并不总是会影响火势的严重性,在某些情况下实际上可能会减轻火势。这是因为在这些森林中,典型的火灾行为涉及所谓的树冠火灾,该树冠燃烧穿过森林的树冠。但是在甲虫暴发之后,由于针叶和树枝从枯死的树木上掉下来,冠层燃料变得稀少了。爆发后,这些树冠燃料可能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恢复到活跃的树冠起火的水平。

  推动这些大火的原因还是干燥的环境,比如某种形式的人为点火或闪电,以及可以驱使大火蔓延的东风,都是导致野火的因素。

  特别是在高海拔落基山脉和西北太平洋地区的森林中,这种干燥的天气比甲虫对火灾的严重性影响更大。

  针对这些情况,科学家们建议可以以燃烧和砍伐的方式来降低森林的密度。但是,在高海拔的黑松树林中,去除甲虫杀死的木材或稀疏活树并没有多大意义,在太平洋西北部的某些森林中,甲虫的爆发可能还会抵御更多的极端火灾,清理枯死的树木最终可能会使森林的弹性降低。

  在不断变化的气候中,不仅仅是需要控制火的风险。我们还需要认识到该如何更好的应对随着大火导致的生物群落转变。


新闻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