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020总统大选进入倒数阶段,多数民调机构的最新调查结果指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暂时领先寻求连任的特朗普(Donald Trump)。虽说结果出炉前一切尚有变量,但远在太平洋彼岸的台湾,早已迫不及待地期盼特朗普登上宝座,而越是如此,也越显露台湾对外关系的盲区。

与美国本土所做的民调不同,特朗普在台湾可说是获得“压倒性的胜利”。根据《远见》最新民调,有53%台湾民众认为,特朗普若能当选连任对台湾较为有利,并有49%认为特朗普会当选;相较之下,认为拜登当选较利台者仅16.4%,23.7%认为拜登能当选。

特朗普被台湾人视为“史上最亲台的总统”,会有此一结果并不令人意外,另一方面,特朗普屡屡针对大陆的强硬发言,也让台湾人认为其若连任,较可能形成台美联合的战略同盟,有利于台湾持续现行“抗中保台”的态势作风。

台湾多数民众对特朗普连任寄予厚望。(AP)

当然,台湾人也清楚特朗普作风的争议之处,但就如同王丹支持特朗普的理由─尽管特朗普可能会破坏美国的民主精神,造成社会严重对立,对美国一贯的民主文化造成伤害,但对民主自由伤害最大的是中共,而非特朗普,因此对华政策强硬的特朗普,会是比拜登更好的选择。

让对民主伤害较小的特朗普来对付伤害较大的中共,以“小害除大害”,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台湾人当然也乐于接受,尽管大家心照不宣的是,美国人的民主自由是“美国人的事”,台湾人也从未真正在乎过普世价值,那些充其量是用来与对岸隔绝的说词,哪个美国总统会对抗北京、进而与大陆彻底脱钩,才是民众的唯一考虑。

但台湾民众似乎没有考虑到,特朗普真的比拜登“更愿意帮助台湾”吗?倘若真是如此,那如果拜登真的“不幸当选”,台湾又该怎么办呢?

许多意见都曾指出,不论是拜登或特朗普当选,美国都有可能继续维持对抗大陆的强硬路线,尽管两者所奉行的路线与政策有所歧异,例如拜登若当选更可能回到多边主义,加强全球化的连结,对抗北京的手段与方式也会有所差异,但中美间“战略对手”的关系基本上不会有所变动,不论拜登或特朗普当选,中美的竞争关系都不会因此停歇。

總統辯論中,特朗普與拜登兩人对中国大陆的态度成为台湾民众的关注焦点。(GettyImages)

况且,尽管特朗普的遏华态度更加鲜明,也难以断言他会因此帮助台湾“抵御、甚或脱离大陆”。从近期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所言:“美方该做的不是协助台湾在与中国的全面冲突中获胜,那是不可能的”,以及国安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被问到若北京对台动武美国将有什么选项时,其依然避重就轻、模棱两可的回答,都能看到美国在“抗中”与“助台”间的分界。

从台国防部长吴钊燮近期不断强调“台湾防卫要靠自身”、“目前不寻求与美国建交”等发言,便能理解到蔡政府在美方压力所释放的“暗示”,但一心向往特朗普帮助台湾“独立建国”的台派似乎并未察觉,依然在网络社群上替特朗普疯狂造势,还制作了诸多哏图对拜登极尽抹黑羞辱,将其形容为“无耻的亲中政客”,并加大宣传拜登当选后可能对台湾产生的不利局面。

基于自身利益或价值选择等因素,不同国家或地区的民众对美国总统候选人会有不同偏好,政府也会有不同策略倾向,这些都极其合理,但台派并非喜好问题,而是将特朗普视为台湾最后的“救命稻草”,深怕结果不尽人意将会对台湾前途产生重大影响。

台派相关侧翼近期对拜登进行相当严厉的批判与攻击。(Facebook@只是堵蓝)

最讽刺的是,倘若全盘接受台派的说词,认为拜登一旦当选台湾处境将大为不利,那岂不更加印证了“台湾关系史上最佳”只是一句风雨飘摇的口号,仅需美国总统换人,蔡政府先前不惜得罪北京、极力讨好美方的种种举措便会就此归零。如果“台美关系”真如台派所言的这般脆弱,台湾当然更不应该愚昧到将鸡蛋全部放到同一个篮子,全力押宝在台湾人无法控制的“美国政局”。

如果真对台美关系深具信心,不论拜登或特朗普当选,台湾应该都有其政策转圜的余地,台湾人应当反思,倘若台美关系如此稳固,其实并不需要担忧特朗普落选与否,既然会担心特朗普的选情可能影响两岸局势,又为何愿意为了配合美国选举而惹火上身?

其实说穿了,台湾本就无法在中美台的关系中掌握主导权,台派们在台湾社群喊得再大声、对拜登的攻击再猛烈,终究得不到半张美国选票,只能指望根本不在台湾的在美台人投下特朗普一票,“影响美国选情”。迫不及待地当只出头鸟的同时,又将自身命运奉送于他人之手,台湾人不应做出如此不避险又缺乏智慧的举动,否则拜登若真的击败特朗普,台湾岂不真正坐实了台派的说法,成为美国可割可弃的笔尖。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