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就业与救济是新西兰政治辩论的核心话题之一。国家党吹嘘的“发展经济,不养懒人”口号常常被挂在其支持者与政客的言辞之中,仿佛“就业”与“救济”是完全对立的两个概念。但是事实真的是如此吗?国家党所讽刺的“懒人”到底是什么人呢?我们用数据来解读。

从新西兰统计中心(Statistics New Zealand)提供的数据来看,自2000年至2008年工党HelenClark政府执政期间,新西兰的失业率从将近7%稳稳下降至2008年的4.3%。从2008年国家党执政后,失业率迅速飙升,最高抵达6.6%,直至2017年也仅仅降低至5.2%,远落后于工党交割时的4.3%。

在2012年至2017年的失业救济数据中,尽管国家党执政期间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并没有得到有效缓解,获得失业补助的人群比例反而在缓慢降低。这意味着国家党的政策在并没有解决失业问题的情况下,反而降低了失业者的基本福利与权利,在没有为社会就业做出贡献的前提下剥夺了低收入人群的基本生活质量保障。作为选民群体,每个人在生活中都必然会面临困难,工党对社会保障的重视是对每一个选民的自由与权利最佳的保障。

那么在2017至今的工党执政期间,新西兰的失业率有何改善呢?在如下更新后的就业数据统计中,我们看到截止2020年6月,尽管在新冠病毒的阴影下新西兰经济遭受了巨大打击,在工党执政下,全国失业率反而降低至4.0%,甚至优于2008年工党交割时的优秀表现。自2017年工党上台以来,全国失业率持续下降,体现了工党对工薪群体生活质量与就业前景的重视。

尽管如此,在新冠病毒与高昂的生活费用的影响下,失业补助与低收入补助必然成为许多工薪阶层民众的救命稻草。尽管失业率持续下降,失业补助的比例反而上升,这意味着许多就业民众的工作时间与总收入在疫情影响下降低,从而被迫向国家求助。

在对企业薪资补助的基础之上,工党政府更加关心个人就业者与兼职工作者的生活保障,不过这些个人补助的受益者到底是什么人呢?在如下的最新数据中我们看到,领取失业补助的主要人群是20-34岁的年轻人,其中以20-24岁年轻人群体为主。

在疫情影响下,以年轻人占主导的服务业与初级产业受到巨大打击。国内就业机会欠缺以及过低的平均工资在高昂的生活费用压迫下使得年轻人群不得不向国家求助。与国家党的“国债泡沫经济”相比,工党更注重于确保年轻人的未来,在解决就业问题的同时,为在高昂的生活费与房市泡沫的夹缝中垂死挣扎的年轻人提供一丝希望。

在国家党政策导致的社会财富两级分化的今天,越发攀升的社会救济率并非源自于工党“松弛”的救济政策,而是由于此前国家党“新自由主义”经济方针所造成的财富集中化所导致的。在这个过程中,外来资金与房地产泡沫,私有化公共服务等错误政策,使得年轻人群体无法独立面对高昂的生活费用。工党立志于缓解并改善国家党对新西兰经济与社会稳定性造成的长久危害,以民众的自由与权利优先,而不是将主导国家未来的权力仅仅交给少数的富人与财团受益者手中。

所以工党养的真的是懒人吗?不对,工党所支撑的并不是懒人,而是励志于国家未来的年轻人。工党所向往的前景是一个公正、平等、自由的社会,是一个任何人都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而不是被迫在劳动与房租的夹缝中苟且偷生的未来。工党所援助的是贫困,所支持的是勤劳,而不是财团与富人的贪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