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喜欢跟人握手,”特罗耶引述特朗普的话称。“我不需要再和这些讨厌的人握手了。”

平心而论,早在新冠病毒出现之前,特朗普就已经是一个著名的洁癖人士,对握手的厌恶由来已久。但特罗耶强调,“讨厌的人”指的是那些祝福他的人本身,而不是握手的行为。“哦,他一直在说那些人本身就很讨厌,”特罗耶在周五的采访中告诉我。“他很明显不想与他们有任何关系。”

很难量化如今特朗普的票仓可能出现的松动,但有传闻证据表明,这至少是对他们耐心的考验。“我认为他一点也不尊重给他投票的人,”在“反特朗普共和党选民”对2016年投票支持过特朗普人进行的焦点小组调查中,一位来自威斯康辛州的参与者这样说。“我想他觉得自己比所有人都强、都聪明,”参与该调查的另一个得州人说。

特朗普时代一个经久不衰的思想练习是,猜想怎样才能最终动摇他最忠实的支持者的信念。“我们一直在问,‘到底要靠什么才能压垮这头骆驼?’”佛罗里达州前共和党众议员汤姆·鲁尼(Tom Rooney)说,在《走进好莱坞》(Access Hollywood)视频被公布后,他在2016年收回了对特朗普的支持。

“当‘失败者和笨蛋’的言论出现后,我问我一个朋友这是否让他感到困扰,而他说,‘没有’,”鲁尼告诉我。

对他的朋友来说,最重要的是他相信特朗普是让他少交税的更优选择。“就是这样,”鲁尼说。“不用再讨论下去了。”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