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10月4日,中亚吉尔吉斯斯坦国会选举结果揭晓,大批民众在不满的政党派系号召下,以选举舞弊、恐吓与买票失控为由,拒绝承认由执政党获胜的国会大选所引发的政争,让这个位处亚洲地理中心的国度瞬时蒙上动乱的阴影。作为中国的近邻,吉尔吉斯斯坦的主体民族—柯尔克孜族,曾在中国唐代时以“黠戛斯”之名出现,击破回纥汗国而成为漠北强权,历代中国古籍中也不乏对该民族的纪载。

柯尔克孜族传记性史诗《玛纳斯》,与藏族民间说唱体长篇英雄史诗《格萨尔》、蒙古族英雄史诗《江格尔》并称为“中国三大英雄史诗”。(周聪/多维新闻)

上古时期 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已有往来

台湾前蒙藏委员兼主任秘书、民族学者刘学铫指出,成书于西汉的《史记.匈奴传》提及匈奴界域时,曾以“鬲昆”(隔昆)称呼今日的柯尔克孜族,而后又有“坚昆”、“结骨”、“纥骨”、“居勿”、“纥纥斯”、“黠戛司”、“纥里迄斯”、“吉利吉思”、“乞儿吉斯”等名称,其实都是“Qirghiz”的不同译法。到了清代,由于蒙古准噶尔部称其为“布鲁特”,意为高山居民,遂为清政府所沿用。民国二十四年(1935),新疆省政府正式将境内布鲁特人称为柯尔克孜,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也定其为官方称谓,直到今天。

虽然上古时期柯尔克孜族的活动范围距发源于黄河流域的商周文明甚远,但不代表该族文明与中华文化发展无关。2008年,中国社科院考古所新疆队在新疆昌吉阜康市博格达四工维谷冰川下方发现一处岩画遗址,发现者认为岩画时代可能于公元前2千纪,即中国的殷商青铜器时期,而该壁画与吉尔吉斯斯坦著名的岩画遗址群塞伊玛里塔什(Saimaly-Tash)非常相似。中国社科院考古所边疆民族考古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员郭物推测,生活在费尔干纳附近山地的牧牛人,曾沿着天山一直向东迁徙,到达今乌鲁木齐一带,将周围地区先进的青铜文化传入新疆与甘青地区。

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史锦秀也认为,公元前2000 年末到公元前1000年初在费尔干纳(今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三国交界处)形成的“楚斯特文化”,和中国文化有某种程度的联系;当周成王(公元前1115—前1079 年)平定殷代遗民的叛乱(周公东征),中亚的渠搜(费尔干纳)、康民(撒马尔罕)、禺氏(月氏)等民族都来朝贺,代表周代和葱岭(旧时对帕米尔高原和昆仑山、喀喇昆仑山脉西部诸山的总称)以西的民族已有相当程度的往来。战国时代出土的《穆天子传》,虽然记述了周穆王(约公元前976—前922年在位)率军南征北讨,西抵昆仑山见到西王母,并以丝绢、铜器、贝币赏赐各部落酋长,获得大量牛、马、羊、酒的回赠,印证了当时中西商贸交流的主要内容。

生于碎叶长于剑南 扑朔迷离的李白家世

中国在唐代国力强盛,控制版图逐渐扩大,于唐太宗贞观四年(630)灭东突厥,两年后,唐廷遣偃师尉王义宏至黠戛斯,与其进行首次接触。贞观十四年(640),唐廷在西州(约今新疆吐鲁番市)设立安西都护府,而后与吐蕃反复争夺“安西四镇”—龟兹(新疆阿克苏库车市)、于阗(新疆和田地区西部)、疏勒(新疆喀什噶尔),以及碎叶(今吉尔吉斯斯坦楚河州托克马克市);贞观二十二年(648),黠戛斯国君俟利发失钵屈阿栈亲自入朝,唐太宗以隆重之礼相待,并拜其为左屯尉大将军、隶属燕然都护。

唐高宗长寿元年(692),唐军再次大破吐蕃、克复安西四镇,尔后至唐宪宗元和三年(808)四镇再次全部易手、安西都护府被迫撤销,唐朝羁糜统治该地有上百年之久;黠戛斯于唐高宗、唐中宗、唐玄宗时期多次来朝或遣使献方物,直到唐肃宗时为回纥所破才走向衰弱,而唐代著名诗人李白,正是生于此时期(武则天大足元年,701年)的碎叶城。

据史书记载,李白自称祖籍陇西成纪(今甘肃天水市西北方),隋末时先人流寓碎叶,李白在此出生,幼时随父迁居剑南道绵州昌隆县青莲乡(今四川绵阳江油青莲镇)。《隋书.炀帝纪》有载,隋炀帝大业十一年(615),权臣宇文述(546—616年)诬告右骁卫大将军、光禄大夫、郕国公李浑(?—615年)谋反,遂将李浑与同族的将作监、光禄大夫李敏(576—615年)等李氏宗族32人杀害(族灭其家),原因是有方士上书炀帝称“有李氏应为天子”、应“尽杀海内凡李姓者”,所以李白先人很有可能因此逃往西域以避难。

李白好友范伦之子范传正,所书《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并序》称:“公名白,字太白,其先陇西成纪人……凉武昭王九代孙也。隋末多难,一房被窜于碎叶,流离散落,隐易姓名。故自国朝已来,漏于属籍。神龙初,潜还广汉,因侨为郡人……公之生也,先府君指天枝以复姓。”而神龙年间为公元705年至707年,正是李白4岁至6岁期间,此时唐朝已重新巩固在西域的统治地位,且前朝(隋)已灭亡80余年,所以其父带他迁回中原王朝境内(剑南道),也是非常合理的。

正由于李白家世有迁居西域的经验,又出生于碎叶,故作品中常出现丝路文化的意象。河南省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葛景春研究,李白描写西域的诗,并不像边塞诗人岑参那样写实,而是略貌取神,如《关山月》:“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以及描摹西域胡人长相的《上云乐》:

金天之西,白日所没。康老胡雏,生彼月窟。巉岩容仪,戍削风骨。碧玉炅炅双目瞳,黄金拳拳两鬓红。华盖垂下睫,嵩岳临上唇。不睹诡谲貌,岂知造化神?

若非亲眼所见,李白何以用如此具体的文字体现西域文化特色?

到了清代中叶,又有柯尔克孜族从叶尼塞河上游、阿尔泰山北部特斯河流域和科布多附近地区,先后两批东迁到黑龙江,并被分别安置在齐齐哈尔、黑龙江(今黑龙江黑河市瑷珲镇)、墨尔根城(今黑龙江黑河市嫩江市),编入各城八旗牛录,成为正式的八旗兵丁,成为“旗人”的一部分,享有一定的身份待遇。如今,在黑龙江省生活的柯尔克孜族共计2,000 余人,并改为吴、敖、常、韩、蔡、郎、司等汉姓。其多与蒙古族混居,故习俗多受蒙古族影响,像是信奉萨满教,祭祀“苍天”、“敖包”、“树神”、太白金星、北斗七星。祭祀时的杀猪宰羊,举行赛马、射箭比赛,都是与汉族、蒙古族文化融合的结果。历经数千年来的交流与共融,中国境内的柯尔克孜族人虽不多,却在中吉关系史上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