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一项针对数百个微信群体的研究显示,右派微信群的影响力比左派微信群更大。许多微信用户质疑,特朗普为什么要禁止一个被他的许多支持者使用的平台。
微信上的病毒式传播也致力于提升华人的形象,不管政党立场如何。去年,许多微信群团结起来支持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台湾移民后裔杨安泽
皇后区54岁的家长兼民权活动组织者黃友兴说,微信群帮助他动员了数千名中国家长,抗议纽约市官员2018年取消该市顶级公立高中入学考试的提案

他们认为,这一改变会影响他们子女入学的机会,因为这些学校中的亚裔学生比例过大。

在华裔和其他亚裔家长的强烈反对下,这项提议失败了

尽管微信激发了华裔美国人的政治抗议活动,但黃友兴表示,他经常对该应用上的反美宣传感到震惊,包括5月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杀后的抗议活动视频,它们被重新包装,放大了抢劫和纵火的镜头,以便促进美国民主令人厌恶的说法。

“这让我很生气,”黃友兴说。“不是每座城市、每条街上都有这种事。”

6月,耶鲁大学一名华裔学生的一封疯传的公开信点爆了微信。她说,华人社区存在“仇视黑人”问题,并敦促华裔美国人大声疾呼,声援“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

17岁的王薆朵是上海人,于2017年移居美国,在康涅狄格州一所寄宿学校就读。她与母亲讨论了这封信,母亲则分享了一位华裔家长在微信上的另一篇文章。文中指责美国华裔孩子被美国教育系统“洗脑”,忽视自己父母所受的压迫。

“当她在微信上消费的大部分东西与她已经持有的信念一致时,肯定很难进行对话,”王薆朵说。“这是一个回音室,在我的父母和祖父母的圈子里,流传的都是同样的观点和文章。”

 王薆朵和其他人说,微信也提供了关于中国的更细致的文章,描绘出比西方媒体更为全面的画面。他们说,西方媒体经常把中国描绘成铁板一块的巨大威胁。

“我觉得不能说因为你身在美国,就不应该去看国内的新闻。”斯坦福大学大一新生、北京人房天语说。“这样的想法太残忍、太傲慢了。”

芝加哥德保罗大学(DePaul University)传播学院名誉教授吕行于1987年从中国移民到美国。早些时候,她在工作中经常感到尴尬,因为她无法理解她的美国同事为什么会对某些笑话发笑。

“我们在努力适应美国社会,微信为我们提供了这个桥梁,让我们互相扶持,”德保罗大学名誉教授吕行说。
“我们在努力适应美国社会,微信为我们提供了这个桥梁,让我们互相扶持,”德保罗大学名誉教授吕行说。 Taylor Glascoc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她说,微信缓解了自己的孤独感。它变成了一个虚拟的家,她和其他中国移民可以在这里计划聚会,分享关于子女的故事。

她曾在微信群里与朋友和以前的同学讨论对习近平和特朗普的看法。她说,最后,志同道合的朋友会组成新的小群讨论政治,于是大群里的争斗就平息下来。

“我们在努力适应美国社会,微信为我们提供了这个桥梁,让我们互相扶持,”吕行说。“我知道美国政府删除微信有自己的理由,但这对华人社区来说仍然是一种损失。”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