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一点上,彭斯是处变不惊的典型,像机器人那样用谄媚的口吻反射性地赞美特朗普。他没有热血,无异于一座冰雕。但他那种仿佛在便秘的似笑非笑,却让他离奇地吸引人。

对乔·拜登(Joe Biden)和更广泛的民主党人来说,幸运的是,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本人在辩论中也表现得非常冷冰冰,不过她同时也表现出让人能觉察到的脉搏。我觉得她昨晚表现不错。是的,她太照本宣科了,而且当被问及拜登是否会或应该增加最高法院席位时,她令人痛苦地闪烁其词。

但每当彭斯试图把她和拜登描绘成激进的左翼分子时,她都给予了有力回击。她不断地回到新冠病毒的话题上。她一再提醒美国人特朗普政府为废除奥巴马医改所做的持续努力,其中一次她直接面对镜头解释这意味着什么。

“如果你有宿疾——心脏病、糖尿病、乳腺癌——他们是冲你而来的,”她说。“如果你爱的人有宿疾,他们是冲你而来的。如果你是仍受父母医保计划覆盖到的不满26岁的子女,他们是冲你而来的。”

她以适得其所的强烈情感抨击了特朗普性格中所有可抨击的方面,以至于彭斯对总统诚信的保证就像他本人的其他部分一样苍白无力。彭斯是块大理石还是个大活人?我确信,那只苍蝇和我一样地困惑。

彭斯对问题的避而不答与哈里斯不相上下。他从未对美国是怎样在与新冠病毒相关的死亡上拥有世界第一的记录做出任何解释。相反,他试图暗示哈里斯指出美国在这方面的失败是对美国人的侮辱。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