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是一种强大的制约因素,”澳大利亚前外交官、悉尼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研究员娜塔莎·卡萨姆(Natasha Kassam)说,她在该机构从事舆情和外交政策研究。“比方说,我们可以看到,在澳大利亚和美国”,在有关中国的问题上,“不断恶化的舆论均已成为促使政府尤其直言不讳的强大推动力”。

美国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周二在东京会见了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外长——这些国家与中国的关系都处于冰点状态。中国官员经常谴责庞皮欧是一心征服北京的意识形态斗士。

周二,美国国务卿迈克·庞皮欧在东京呼吁建立一个民主国家联盟,以对抗中国的影响力。
周二,美国国务卿迈克·庞皮欧在东京呼吁建立一个民主国家联盟,以对抗中国的影响力。 Pool photo by Charly Triballeau

在很多西方国家,新冠病毒危机似乎加深了公众对中国及其自豪的威权领导人习近平的不安。在接受调查的14个国家中,平均有61%的受访者表示,中国在处理疫情暴发方面做得很糟糕。

在美国,与去年的一项类似调查相比,对中国的负面看法增加了13个百分点。在6月和7月接受调查的1003名美国受访者中,接近四分之三的人表示,他们现在对中国的看法有些或非常负面。

除日本和西班牙外,其他接受调查的国家对习近平国际意图的不信任度均创下新高。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和几个西欧国家,约有一半受访者表示,他们对习近平“完全没有信心”。

“我认为这种情绪可能会持续下去,因为中国的长期趋势是加大压制力度,”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研究中国外交政策的政府学副教授白洁曦(Jessica Chen Weiss)说。“只要它的优先次序保持不变,中国共产党就很难真正扭转海外舆论的趋势。”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