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这不仅仅是中国共产党的过错。一些美国、英国和欧洲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和董事目光短浅,允许技术转让(通过授权、出售或盗窃)。当股东活动人士找上门时,企业领导人还会削减研发资金。这些公司可能还会在股票回购上花费巨资,以至于难以为未来进行投资。

这种财务决定损害了领导和管理能力,并削弱了公司的社会和政治责任。这种行为需要由企业管理层来解决,不能仅仅依靠政府。

企业董事会和执行领导人需要带着更高的目标去发言和行动,即使中国当局会施加短期成本和隐性惩罚。许多问题是生死攸关的,因为它们不仅影响国际商业,还影响民主本身。

经济疲软和丧失技术领导权导致的失业具有严重的政治和社会影响。在自由民主国家,企业经济实力的下降会对国家和国际安全产生影响,进而影响到全球经济公域本身的生存。

但需要指出的是,中国人民不是敌人。是中国共产党把中国积极定位为美国、欧洲和日本的战略对手,从而成为民主的敌人。

不过,跨国公司不能也不应该与中国彻底脱钩;双方在其中都有太多收益。跨国公司应该继续在许多领域与中国进行贸易,包括一些高科技产品,但他们必须睁大眼睛。从长期来看,单方面拒绝中国获得尖端产品的努力是很难奏效的,因此在研究和技术开发方面需要国际合作。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