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美国总统辩论委员会表示,众所瞩目的第二场大选辩论可能改为远距离的方式,避免两位候选人及相关人员有健康顾虑。然而,据说“已经康复”的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这种远距离的网络辩论是浪费时间,他不会参加。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先前表示,他虽然期待再次与特朗普辩论,“但若特朗普仍生病,第二场辩论就不该举办。”而特朗普则质疑若不是同场当面辩论,这是在“保护拜登”。目前最新情况是,特朗普团队提议将第二、第三场辩论会延至10月22号、10月29号,拜登团队则认为不能特朗普说了算。

值此之际,回顾一下第一次特朗普和拜登的电视辩论,那场被各大西方媒体形容为“史上最混乱”、“三个七十多岁老人吵嘴”的电视辩论。且不说美国传统的自由派媒体,欧洲各国媒体亦认为这是一场太疯狂的闹剧。有德国外交专家表示,“角逐世界权力最大职位的两个人却无法客观讨论国家的问题,美国已经到了这种状态”。更有人形容,看了这场辩论,中国大陆和俄罗斯的执政者会更高兴。

日前特朗普支持者在医院外聚集,庆祝特朗普出院。(美联社)

然而,从台湾、韩国、日本的网上热评来看,特朗普在东亚社会极其受欢迎,在这些地方的热门评论基本都是“特朗普要撑到中国被打败”、“拜登亲中”、“现在只有保守派愿意对抗中国”,台湾网络论坛ptt有人把拜登称为“美国韩总”(讽刺民主党亲中)。

可以明确看见,东亚一票年轻人正在往保守派靠拢,比起“解决经济困顿”等实际政策,更愿意听刺激的——打败中国,美国优先。

美国民主派人士眼中的梦魇;大陆网民口中的“川建国”;东亚地区一大波年轻人眼中的“救世主”。这场美国大选,非常有趣。

特朗普是怎样一个人?曾经说自己跟习近平要好、赞颂俄罗斯执政者、一切以利益算计为导向、没有坚定“盟友”概念。

然而,跨过国界,“台湾人到底该不该支持特朗普”在2020年是一些媒体和学者讨论的焦点,当前支持特朗普更是台湾舆论场上的主流。理由不外乎是,“对台友好”(派官员访台、军售),帮助台湾经贸上“减少依赖中国”。

然而,这些说法太多意识形态。比如2020年上半年台湾对中国大陆(含香港)出口占整体的46%,与过去没有区别,甚至还微幅上升。而美国官员频频访台,更是非常近期的事情,整体导向并非“帮助台湾”而是选举。

台湾社会对特朗普的认知非常矛盾。

其一,完全明白其“非理性治国”的狂人态度不但无法解决美国问题,更让美国传统盟友震惊,也明白特朗普只认利益的性格。

其二,与此同时,却又认为特朗普是台湾的“盟友”,“美台友好”不变。这明显与特朗普的性格与做事风格完全不同。

其三,不论是美国还是日本的保守派,基本明白,当前中国大陆与美国,就算是“冷战”,最后以“中国解体”收尾基本不太会实现。台湾对此也并非无所知。

其四,“特朗普打败中国”一说,美国民众的相信程度,恐怕比台湾或其他东亚国家的民众还少许多。

或许,问题最终还是那个根源。有台湾人投书媒体写道,究竟该不该讨厌特朗普?美国人有余裕去讨厌,但台湾,面对中国大陆威胁,没有余裕去讨厌,只能不断与美国维系关系。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