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新冠确诊,美国大选的“十月惊奇”提前出现,令大选结果充满悬念,接下来可能出现更多意外。不过,我们最终需要关心的是接下来四年,美国经济的表现如何?特朗普和拜登,到底谁是美国经济更好的“大统领”?

尽管拜登的民调支持率一直高于特朗普,但更多人认为特朗普在经济治理上的优势要大于拜登,无论是2016年还是今年的竞选,特朗普都反复强调自己是商人、更懂经济。而共和党给人根深蒂固的印象是亲近商界,强调效率,应该更擅长把经济这块饼做大,而民主党强调公平,更擅长分饼。因此,多数人认为特朗普或共和党治理下的美国经济表现更好。

民主党总统任期,主要经济指标显著更好

然而,这种印象与事实严重不符。特朗普算不算成功商人见仁见智,他曾经多次濒临破产,媒体发现他的企业集团在过去15年严重亏损,个人所得税一度低到750美元,比我在美国读书期间交税还低。

更难以让人相信的是,二战后共和党治理下的主要经济指标,都要显著差于民主党。这一事实在90年代初期就广为人知,并一直持续至今。2014年,Alan Blinder和Mark Watson两位教授将这一事实挖掘得更深。

美国季度GDP数据开始于1947年,从杜鲁门第二任期到奥巴马的第一任期结束,美国实际GDP年增长率平均值为3.33%,在七个民主党和九个共和党总统任期内分别为4.33%和2.54%,前者明显好于后者。

更有意思的是,一旦出现总统宝座的政党交替,那么共和党上任,经济就变差,而民主党总统上任,经济就变好,在杜鲁门到奥巴马期间无一例外。

表面的例外发生在特朗普上任的前三年,实际GDP平均增长率2.58%,好于奥巴马的第二任期的2.19%。但算上今年美国预期的-3.2%的经济增长率,特朗普任内4年的平均GDP增速就只有1.13%,不如奥巴马的第二任期。

截止到奥巴马第一任期,相对共和党,民主党总统任期内,平均失业率低0.38个百分点;企业利润年平均增长率高出0.87个百分点;工资的年平均增长率高出0.35个百分点;衡量技术贡献的生产率年均增长率高出1.05个百分点。此外,工业和非农商业产量、企业雇佣时间、每小时产出、财政赤字占GDP比重等指标都是民主党总统成绩更好。在资本市场上,标普500指数在民主党总统期间年均收益率高达8.35%,而共和党总统期间只有2.7%。这些指标差异大部分是统计显著的。

在新冠疫情出现前,特朗普经常夸耀自己任内的经济表现是史上最佳。实际上,他在多数经济指标上输给了奥巴马。美国新闻媒体不得不反复进行事实验证,指出特朗普的自我表彰不符合事实。

以股市表现为例,奥巴马8年任期内,标普年平均收益率是12.43%,第二任期为12.45%。而特朗普前3年任期内标普的年平均收益率14.02%虽然更高,但算上今年截止到目前3.64%收益率,就无法跑赢奥巴马。

再来看看经济衰退持续的时期。从杜鲁门到奥巴马第一任期一共256个季度,一共出现49个季度的经济衰退,民主党总统占了8个,共和党总统占了41个。算上奥巴马第二任期和特朗普这四年,民主党的衰退季度不变,共和党变成了43个,到年底会再增加1个。

新闻来源: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