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虽然还有一季,笔者选年度汉字,必定是“妖”。今年极妖,没有最妖,只有更妖。美东时间10月2日00:54,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他和第一夫人新冠病毒检测阳性,迅速轰动全球,余震不断,各国股市纷纷应声下跌。

选情起伏四阶段

新冠疫情百年一遇,目前仍看不到拐点和终点,持续冲击全球的经济、政治、科技版图和人类的生活、社交、思维方式,并已对美国大选产生重大冲击。特朗普连任选情大起大落,大致有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3月中旬之前。新冠疫情尚未席卷美国,经济数据好看,特朗普信心满满,连任几无悬念。

第二阶段:3月下旬至6月上旬。新冠疫情失控叠加黑人弗洛伊德遇难后大规模抗议,特朗普民意支持率一路探底。如果6月3日投票,他的败选将毫无悬念。

第三阶段:6月中旬至9月底。特朗普民望明显走出底谷,正在向上爬坡,已缩小与拜登的差距,但未出现黄金交叉。选情处于胶着,特朗普后劲更足,拜登凶多吉少。

第四阶段:10月1日及以后。特朗普在大选33天前确诊新冠,必然严重冲击连任选情,不仅本月而且如败选后至1月20日政权移交,都将增添新的大变量。

连任再亮红灯

失去吸引中间选民的舞台和机会。大选前一个月,双方主要任务有两个:一、如何提高支持率,即让不足20%的中间选民确定投票意向;二、如何提高投票率,即让支持自己的选民有更强意愿投票。相对反应迟钝、四平八稳、常有口误的拜登,特朗普喜欢并擅长面对面、近距离的集会造势和电视辩论。因确诊后隔离与治疗,他在生死攸关的摇摆州竞选集会不得不取消,例如10月3日佛罗里达州(选举人票27张)、10月4日威斯康星州(选举人票10张)。

民调持续落后如无大招难以扭转。特朗普不顾CDC防疫指南和科学常识,急切频繁地举办竞选集会,9月29日首场电视辩论不断打断并猛攻拜登,不承诺接受大选结果,清晰传递出对选情落后的焦虑。首场电视辩论必须发力正确,但方向和节奏严重失误,过于自恋和霸凌,相互攻讦,两人比烂,一团混乱,特朗普更不守规则,中间选民没有分化。

双方没有胜者,反而便宜了相对不擅长辩论的拜登,民调继续领先。首场辩论后,据10月1日NBC综合全美10项可靠的民调平均值,拜登领先特朗普7.9个百分点;据9月29日晚和30日CNBC/Change Research的民调,美国53%潜在选民认为拜登表现更好,45%认为特朗普表现不如预期,98%认为辩论没有改变他们的投票意向。

特朗普的疫情失控责任再难回避。他一直轻描淡写称新冠疫情为“大号流感”、“将会消失”,一直抵触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急于强推经济复苏只为争取连任。揭盖水门事件的名记伍德沃德在9月15日发行的新书《愤怒》中披露,特朗普早在2月7日就知道新冠病毒致命性,却故意向民众淡化威胁,有采访录音为证。

美国疫情独冠全球,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地图10月4日数据,累计确诊病例约740万、死亡病例约21万。主要责任指向总统和联邦政府无能,害了自己,也害了民众。特朗普确诊之后,大选首要议题必然聚焦于新冠疫情,对他极其不利。他的四年任期,煽动加剧了美国民众的分裂怨恨。反对憎恨他的选民,心中可能悄悄松口气:“感谢上帝,活该!”同情支持他的选民,心中难免也有疑惑:“总统保护不了自己和家人,怎么有能力和意愿保护我和美国人民?”

新闻来源: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