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国际地缘政治摩擦显著加剧,中美两国走向全面脱钩并不断强化对立,新冠(COVID-19)疫情大流行冲击全球各国。在这种背景下,全球气候变化还是一个受人关注的重要问题吗?很多人会认为,气候变化是和平时期的“花瓶”式问题,在全球化接近分崩离析的大环境下,全球气候问题只知冷暖、无关生死,是艰难时世下可有可无的“奢侈品”。

不过,一旦疫情影响开始缓解,安邦智库(ANBOUND)的研究人员估计,全球气候变化问题可能很快重归国际政治舞台,成为一个受到重视的多边问题。要指出的是,在新一轮关于全球气候问题的国际合作与博弈中,中国将会受到更多的国际关注,被期待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需要做出更大的贡献。考虑到中国当前面临的外部环境,中国还可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遭遇到新的国际挑战。

在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9月22日开幕的第75届联合国大会上约170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就新冠疫情、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气候变化和其他重大国际问题发表讲话。(联合国供图)

一个原因是,气候变化问题仍在恶化。世界气象组织(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在不久前的报告中指出:“气候变化并未因为COVID-19而停止。”今年春天,随着许多国家对旅行、社交和通勤实施严格限制,以减缓新冠病毒的传播,人员流动戛然而止。但结果是,4月份封锁高峰期的排放量较上年同期下降了17%,这种下降虽然在规模上是前所未有的,但不足以削弱全球变暖轨迹,而且效果短暂。根据世界气象组织的监测,到6月初,每天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比2019年水平下降了不到5%。至6月底,美国的乘用车流量已经回升至2019年的水平。

另一个中国无法回避的重要理由是,中国排放的温室气体最多。最新一期《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2020年9月19日-25日)在“大破坏者”(The Great Disrupter)一文批评,“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污染者”。这个批评基于一个事实——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者。在疫情大流行前的2018年,世界温室气体排放约为550亿吨二氧化碳当量。根据世界资源研究所的数据,在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构成中,按行业分,建筑物(占17%)和道路交通(12%)的占比最大;船舶运输和航空运输占2%。在工业领域,钢铁业占8%,化工与石化占6%,水泥行业占3%。按国家分,中国是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者,大约占了25%的全球排放;美国其次,占12%;欧盟和印度分别占7%。总体来看,世界上排放最多的20个国家产生了大约80%的全球温室气体排放。

从排放量来看,中国对全球气候变化问题具有不可逃避的责任。从中国的经济趋势、产业结构和发展阶段来看,可以肯定,中国在全球温室气体排放中的占比还会继续增加,这一持续增加的进程至少要持续到2030年(这是中国设立的排放峰值年份)。随着气候变化的影响越来越大,全球对这一问题的关注会持续增高,也会有越来越多的国际关注聚焦到中国身上。实际上,国际社会很早就意识到,在全球气候与环境问题上,中国的参与极为重要,因为中国不论是作为“污染者”还是作为“改进者”,对全球环境问题的影响都是最大的。

中国的决策层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9月22日在联合国大会上倡议,各国要推动疫情后世界经济“绿色复苏”。习近平还承诺,中国将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虽然中国提出的碳中和时间比联合国气候大会提出的全球碳中和时间晚了10年(联合国提出的是2050年),但国际社会对中国在气候问题上的参与持正面预期,认为中国在联合国大会上的这一声明意义重大。如果中国能实现承诺,对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来说至关重要。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同一天的联大会议发言中,指责中国每年向海洋“倾倒巨量垃圾”,中国的碳排放量“是美国的两倍”。特朗普对于气候问题并不关注,而且坚持退出了《巴黎协定》。如果今后拜登赢得美国大选,美国可能恢复加入《巴黎协定》,将在气候问题上有更大的参与,也会加大对中国的指责和压力。

因此,中国必须在全球气候问题上采取主动措施,否则会在这个难得的多边议题上成为被指责者。

在安邦智库的研究人员看来,在下一步,中国将会把全球气候变化问题上承受的压力,转化为更多的国内政策行动,中国将会在经济发展的同时,持续强调产业转型升级、环境保护、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努力寻求环境与经济的平衡。这种调整可能是长期策略,对于中国未来选择产业发展道路和经济发展模式提出了很大挑战。今后,中国肯定不会鼓励发展某些高碳产业(如燃煤电厂、化工行业),但会鼓励发展某些低碳或清洁产业(如新能源、低耗能的科技产业等)。在未来,找到既符合环保要求,又能体现科技创新,还能拉动经济增长的发展领域,对中国来说尤为重要。

不过,找到这样的领域其实并不难。安邦智库近年来不断呼吁的“氢能社会”,就是一个具有三方平衡功能的战略领域。在我们的构想中,氢能社会是一个战略级的抓手,它覆盖了从基础研究、技术创新、生产制造、消费环境、基础设施配套、公共政策、金融支持、能源安全等多个领域的复杂系统。如果能坚持这一战略方向,持续推进,对于中国未来的可持续发展将具有重要意义。它的作用,远不只是推进氢燃料电池汽车或者发展氢能产业,而是在中国构建一个融合“技术-经济-社会-安全”因素的新系统。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全球气候变化问题会很快重回世界舞台的重要位置,而中国注定将成为这一多边合作舞台的焦点。中国需要未雨绸缪,尽早在全球气候变化领域进行布局,除了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积极参与者,还要结合经济与产业的升级、消费社会的建设,以开放的姿态来构建氢能社会!

(本文转自安邦咨询每日经济分析专栏,贺军为安邦智库合伙人、高级研究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