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上周六(9月19日)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erg)离世后,美国共和党主导的参议院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迅速宣布要在大选前对新任大法官进行投票,特朗普则在短短一个星期后的9月26日正式提名保守派法官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为继任者。

对共和党而言,鉴于大选过后的不确定性,在选前完成任命、实现最高法院内保守派法官占大多数的局面,无疑是最佳选择。现如今看来,共和党主导的参议院确实有11月3日大选前通过大法官任命的机会。倘若无法顺利任命,大致会是基于以下四种情形。

首先是共和党能否确保参议院足够多的票数的问题。目前美国由53位共和党议员及47位民主党和跟随民主党投票的独立议员组成的参议院中,为使提名通过,共和党须确保至少51票赞成才可形成多数通过,而在形成50对50平票的情况,还有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的一票赞成可打破平局。随着此前备受关注的罗姆尼(Mitt Romney)9月22日表示自己会依被提名人资历而投票,目前有2位共和党参议员公开反对,剩余51位共和党议员中虽然有48人不反对当下任命流程,但没人可以确保最终会否发生变数。

9月26日,特朗普正式提名保守派法官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为最高法院法官候选人,若提名通过,美国最高法院内保守派大法官比例将增至6:3。(美联社)

第二,民主党可能通过添加参院议程等方式来阻挠或拖延任命。民主党内有声音提出通过对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或特朗普本人发起弹劾,来阻碍参议院对大法官的任命议案进行投票,而是否这样操作则取决于众议院领袖佩洛西(Nancy Pelosi)。一旦成功发起弹劾,参议院将不得不搁置其他议程,立即开始处理弹劾案,自然将大法官的投票推后。佩洛西此前在接受采访时亦表示,不排除通过发起弹劾案的手段来拖延大法官任命的可能。

第三,在特朗普宣布人选后、最高法院法官人选被正式通过前,之间还有冗长的审查流程,包括参议院司法委员会(Senate Committee on the Judiciary)对候选人及其他证人进行的一系列聆讯、FBI(联邦调查局)背景审查、参议员最终审议投票。上一位受到提名的大法官卡瓦诺在接受参议院聆讯之前,还用了近2个月的时间与议员会面、准备各种材料来应对聆讯,而本来应在一个星期内结束的FBI的背景调查,也由于对卡瓦诺的性侵指控而导致延期。自1975年美国最高法院法官任命投票规则改变以来,最高法院法官任命流程所花费的时间平均要70天,如今却需要在38天内完成任命,时间上的紧迫程度不言而喻。即便巴雷特的履历和背景皆远胜于卡瓦诺,没有任何明显软肋,这些繁杂流程的各个环节也皆可能生变,致使大法官任命无法在大选前完成。

巴雷特是特朗普任内提名的第三位最高法院法官,其就任将对美国社会包括枪支、堕胎等多项重大议题带来深远影响。(美联社)

第四是共和党议员出于自身选情的考虑而拒绝在大选前投票任命大法官。11月3日的大选除了总统选举外还将对参议院的35个席位进行重选,当中就有23个目前掌握在共和党手中,这些面临自身选区连任的联邦参议员,在就大法官任命一事做出表决时,必须要考虑到其对自身连任选情的影响。考虑到目前多个全国性民调皆显示逾六成美国国民皆认为应该将大法官任命拖至大选之后,其中不乏大量共和党选民,这也就使得这些共和党参议员必须考虑周全,以免承受失去参议院席位的风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