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没有呢?这种高压手段可能只会促进抵抗和激进主义,那为什么中国政府要镇压整个民族呢?为什么在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一带一路”倡议作为自己最重要的国际项目的时候,中国愿意冒下疏远中亚及其他地区的穆斯林政府的风险呢?

因为中国共产党不能不试图强迫少数民族同化。中共在新疆——在中国其他地方也一样——的最终目标是行使完全的意识形态大权,这也涉及努力改变中国少数民族的身份认同。中共长期以来生活在恐惧之中,担心如果不能完全控制中国社会的话,它的长远生存将面临危险。

所以,中共现在正在加倍努力,在新疆推行一场强制同化运动,这种运动以前在其他地方失败了。

中共当前的再教育运动是文化大革命的一个升级版。这场运动也寻求通过铲除其他意识形态和信仰体系来实现意识形态控制,但它是以一种更先进、更高技术的方式进行的。在新疆,在检查站、通过监控系统或上门访问收集来的有关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大量个人信息,被输入到警方的数据库里。
只不过这种努力似乎忽视了文化大革命的一个影响,那就是“文革”制造了信仰真空,而在“文革”后的几十年里,中国经历了各种宗教的复苏。许多维吾尔族、藏族,以及占人口大多数的汉族的成员,都热情地接受了传统的和新的信仰。
中国基督徒的人数据信从1950年的340万增加到今天的1亿左右,比中国共产党党员的人数还多。就连中共党员们也要么公开信奉某个主要宗教,要么匿名承认他们参加宗教仪式、占卜、烧香或在家中供奉神像。许多笃信宗教的人认为,他们的信仰与爱国主义或对党的尊敬没有矛盾。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