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启动西部大开发,为中国西部地区带去了基础设施和大量汉人。当地少数民族只要愿意在文化和语言上同化,就能从新的经济活动和就业机会中获益。

这遭到了很多抵制。少数民族身份的地方表达形式蓬勃发展。藏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的人蜂拥到学校,学习自己的语言,保持本民族独特的宗教信仰。

在2019年秋天的一次讲话中,习近平主席重申了费孝通的民族融合愿景。但北京实现这一目标的方式已经改变。

忘掉由经济激励促成的有机、自愿的同化吧;如今,少数民族,尤其是西藏和新疆的少数民族,正被迫服从国家的干预性微观管理——这是一个警察国家,拥有精良的监控系统、详细的数据库和严密的社会控制形式。

如今,作为习近平的重点项目,“扶贫”成了一种掩护,不仅能够重塑人们的生计,还在改变他们的整个生活方式——语言、宗教、文化和家庭。
在新疆和西藏,政府官员正在深入民宅。他们与住户结成对子,被分配到住户家中,与他们一同工作、吃饭、睡觉。
每个藏人都有一份详细的档案,显示他们的收入、就业状况,以及经国家批准的针对性解决方案。被送到工作场所劳动的藏人往往远离自己的家庭和宗教场所,更容易控制。他们留下的孩子在寄宿学校里长大。
这些政策的目的很明确,利害关系也很明确,目标群体正试图反击。中央政府最近在内蒙古用汉语取代蒙语作为学校的主要教学语言,在当地引发了强烈抗议。

在费孝通看来,民族融合将会缓慢而自然地发生。这已经失败了。在习近平看来,少数民族的同化必须由国家强制推行。这也将会失败。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