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秘书长海洋事务特使认为,在世界努力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之际,“顽强的务实精神”在拯救海洋的过程中必不可少。

彼得·汤姆森来自太平洋岛国斐济,他在6月8日一年一度的“世界海洋日”之前接受联合国新闻的采访时解释了为什么不要忘记海洋对地球未来重要性的原因。

就海洋的健康状况而言,我们现在处于什么状况?

海洋遇到了麻烦。世界上大约60%的主要海洋生态系统已经退化或正在被不可持续地利用。我们知道海洋正在变暖,它正在失去氧气,更加具有酸性。这些变化是由人为温室气体排放造成的,水下生物生存变得愈加困难,对陆地上的生活也在产生重大影响。

如果我们想扭转海洋健康状况的恶化,就需要大幅削减我们的温室气体排放量。

当我们准备应对从冠状病毒病大流行中恢复社会经济的艰巨任务时,我们人类的自身利益在于将公共资金投资于有助于环境和气候、保障未来的可持续项目之中。

我们为什么要如此关心海洋?
数十亿人依赖海洋作为蛋白质的主要来源,数百万人以海洋为生。据估计,海洋渔业为全球提供了5700万个工作岗位。

海洋覆盖地球表面的70%,吸收25%的二氧化碳排放和90%的温室气体排放产生的热量,是地球上最大的生物圈和气候调节器。

它产生了我们呼吸的50%的氧气,通常被称为这个星球的肺。它也是地球上最大的碳汇,使其成为我们面对全球变暖挑战时最大的盟友之一。

但是,海洋的抗御力和复原力不是无限的,我们不能指望它无休止地吸收不可持续的人类活动的影响。

有人说,海洋的麻烦意味着人类的麻烦,因为没有健康的海洋,我们就不能拥有一个健康的地球生态系统。

你认为当前的2019冠状病毒病危机在多大程度上引发了人们对人类对待海洋方式的反思?
在这方面,我敦促你们思考一下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今年的地球日讲话中提出的六项原则,这些原则包括终止化石燃料补贴、让污染者为其污染买单,以及将公共资金投资于有助于环境和气候、旨在保障未来的可持续项目。

人类健康、可持续粮食和社会经济体系、可再生能源和气候稳定的未来取决于海洋的健康。因此,我相信2019冠状病毒病危机造成的悲剧不会重演,不会执行疾病大流行之前采取的污染地球的政策。国家和社区的最佳利益在于投资于清洁、绿色的过渡。

此时,关于大规模财政承诺的决定正在做出,在这些决定正式做出之前,我们应该确保人们了解重新回到污染型化石燃料依赖型世界的后果并加以避免。各国政府、开发银行、机构、公司都不应以短期利益为名逃避长期责任。

人类将继续依赖海洋获取各种资源,但这种依赖能更可持续吗?
只要我们采取“蓝-绿复苏”的方法,给予海洋应有的尊重,绝对可以做到。这种方法完全是为了在保护和生产之间取得平衡。

海洋将通过提供更好的药物、营养或可再生能源为我们提供我们想要的未来。可持续渔业和水产养殖、海洋生物技术、生态旅游、全球航运船队的绿化等等,这些将给我们带来我们所追求的复原力和可持续性。

一个考虑到海洋福祉的可持续的“蓝色经济”将给我们提供一个健康的未来,但前提是我们首先要纠正陆地上生活的一些坏习惯。

对一个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来说,情况如何?
小岛屿发展中国家特别容易受到全球经济冲击的影响,目前需要特别援助。

其中许多国家高度依赖旅游业赚取外汇和创造就业。随着封锁措施的放松,迫切需要注意恢复处于同等恢复状态的国家之间的旅游联系,以便在一定程度上恢复旅游业。处于同等恢复状态的国家之间的贸易和服务也需要同样得到放松。

在冠状病毒大流行的背景下,你对海洋持有多大的乐观?
我尽量既不乐观也不悲观,而是专注于我们实现国际商定目标所需的顽强务实精神。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在2018年发表的一份关于全球变暖的报告告诉我们,将全球变暖限制在可持续的水平需要社会各个方面发生迅速、深远和前所未有的变化。虽然使人们生活发生巨大改变的疾病大流行不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处方,但2019冠状病毒病危机显示出带来前所未有变化的可能性。

也许这一流行病给我们带来的最大启示就是:我们忽视了人类面临的最根本的挑战,即气候变化现在和将来对我们星球的影响。

我们必须集中精力迅速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使全球变暖不超过工业化前水平的1.5摄氏度。如果不采取这样的行动,我们将把人类后代的福祉置于极大的危险之中。

好消息是,我们有一个普遍认可的拯救海洋生命的计划,该计划还有助于抗击气候变化,降低全球变暖的速度。我指的是可持续发展目标14,这是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之一。

《可持续发展目标14》旨在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海洋资源。履行有关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忠实执行可持续发展目标14和可持续发展议程将引领我们走向我们想要的造福于人类和海洋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