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记者从福建省梨园戏实验剧团获悉,5月29日晚9点19分,中国著名的戏曲剧作家王仁杰在福建泉州去世,享年78岁。

  王仁杰一生创作三十余年,涉及了梨园戏、昆曲、越剧、闽剧、苏剧、锡剧、歌剧等各个戏曲剧种,获奖无数,是当代中国剧坛公认的古典戏剧大家,也是当下屈指可数可以为古老剧种写作曲牌体剧本的大家。

  王仁杰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泉州人,王仁杰一生都在为800年历史的古老梨园戏延续文脉。他为之创作并留下了《节妇吟》、《董生与李氏》、《皂吏与女贼》等众多梨园戏新经典,让这个古老剧种得以“返本开新”,在艺术上有了更多延续和发展,并收获了更多观众。其中,《董生与李氏》更是入选2003-2004年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被称为“新时期戏曲创作与演出最高成就”、“中国古典戏剧一次漂亮的回归”。

  王仁杰去世的消息传来,整个戏剧界伤心一片。王仁杰生前最重要的艺术合作者、梨园戏的领军艺术家曾静萍更是痛心难抑,一时无法接受采访。业内许多创作者,以及很多与之相熟的观众戏迷都表示“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无数戏剧界人士纷纷发文致哀痛悼。而此前,就在4月,王仁杰还一直在网上发微博和朋友圈,内容也颇为乐观。很多人都不知他的病情。

  王仁杰一生痴迷于古典戏剧,甚至被认为当今中国写古典戏剧第一人。他始终坚持戏曲要“返本开新”。在他看来,“返本”不是复古,而是回到戏曲本体,回归虚拟性和程式化的戏曲美学。而“开新”是要在守住传统的基础上,走出一条新路。在他的剧作里,大多都是用最古老的戏剧样式,表达了当代人的情感意识,具有当代审美。

  梨园戏《董生与李氏》

  梨园戏《陈仲子》

  除了梨园戏,王仁杰创作最多的是600年历史的昆曲,剧本包括全本《牡丹亭》、《琵琶行》、《邯郸记》、《桃花扇》等。而他的作品自选集《三畏斋剧稿》也被称为“新时期戏剧创作最重大的成果”。

  王仁杰一生还致力于传统文化的守护,始终为传统文化复兴振臂疾呼。王仁杰经常说,只要中国文化还在,中国戏曲就不会灭亡。

  在很多人眼中,王仁杰是个有古代士大夫风骨气节的文人。但生活中的王仁杰,在所有熟悉他的人眼里则是个非常新潮可爱的“老头”,他热爱生活、钟情美食,抽烟喝酒、幽默风趣,能跟得上各种潮流,网络购物微信微博都玩得转。只要是爱戏爱文化的人,无论是老一辈还是新一代,他都会和你聊天交流。也因此,除了戏剧界老老小小的同行,很多戏迷观众也都是他的朋友。“我这个老天真,对戏不死心”,这句话,是王仁杰生前最后一篇专访的标题,也许也是他对自己最好的总结。

  王仁杰因为擅写昆剧,和上海昆剧团更是合作多年。在得知先生去世的消息后,上海昆剧团团长谷好好同样伤心不已:“刚开始听说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然后看见全国很多戏曲界的同仁,包括各个剧种的都在关心、牵挂。我最后给曾静萍打了电话,才得知是真的,但听说王老师走得很安详。这真的是我们戏剧界的一个重大的损失。”

  谷好好说,王老师一生留下了很多经典之作,同时他跟上昆的合作也是最密切的,他也是当今写昆曲最资深的剧作家之一,和上昆几代人都有深厚交情。“他的离去真的是让我们十分痛心,我们真的完全不愿意相信这一切。

  谷好好透露,上海昆剧团最近在打造“元曲四大家”的项目,两年前就开始和王仁杰约剧本详谈,他非常支持这个项目,虽然当时身体情况也不是太好,但是欣然就答应了给剧团写一部。

  就在今年疫情期间,王仁杰拿出了他刚刚改编完成的《窦娥冤》剧本,谷好好说:“我们当时就觉得很高兴,最近正在计划怎么创作,但是在就在这个时候老师没有了,真的是非常非常的难受。我想这也是老师留给我们的最后一部戏了,我们也一定会把这部戏打造好,来纪念老师。”

  此外,王仁杰老师也曾经给上昆表演艺术家计镇华写过《邯郸记》。《临川四梦》能成为一系列完整的演出,《邯郸记》的诞生是功不可没的。最近,上昆正在酝酿请原剧的两位艺术家计镇华和梁谷音再度出山,拍摄成戏曲电影,计划邀请王仁杰老师为自己的改编本缩编成电影本。“项目还在推动过程当中,我们第一时间就想到的是请王仁杰老师要缩编,上个星期我还在和计镇华老师约,说什么时候一起去泉州,找老师看看如何把两个多小时的细缩成一个多小时,没想到,今天晚上就这样的遗憾就来了。”

  说起这些,谷好好显得十分难过,她反复说:“我觉得非常遗憾痛心,真的难以表达,对我们昆曲这样的剧种,编剧的要求是很高,也很难的。王老师就是我们的宝贝,他也是国宝级的剧作家,所以他的离去给我们带来的损失是无法估量的。我们非常的痛心,我们想把老师留给我们的最后一个作品一定要排好,我们也想把电影也一定要拍好,以此来纪念我们心目中尊敬的、可爱的、了不起的王仁杰老师。”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