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国大陆“两会”撞期蔡英文就职台湾总统典礼,且两岸均不愿再就“九二共识”老生常谈时,台海问题逐渐成为两岸舆论的焦点。加上今次大陆政府工作报告“和平统一”中的“和平”消失,中南海对台发出强烈信号成为“共识”,“武统”呼声渐长。而这也被认为是中美在西太平洋地区力量此消彼长的结果之一。

随着蔡英文主导的台湾从隐性台独逐渐转化为显性台独,大陆同样就时局变迁渐进收紧对台政策,态度亦趋于强硬。5月22日,大陆总理李克强在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要求“反对台独,促进统一”。这自习李执政7年来前所未有,毕竟历次同类报告中的“统一”都有前缀词“和平”。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所作政府工作报告不见“和平统一”引发舆论关注。图为5月22日,李克强在作政府工作报告。(AFP)

“和统”不见,“武统”升温。就在大陆“两会”和蔡英文就职前,解放军在京畿重地长达数月的军事演习,以及日媒爆料的东沙岛夺岛演习,皆指向为“武统”做准备。同期,五角大楼代号“Eye-opening”兵棋推演结果声称10年后的美军遭遇败北,无力协防台湾。如同此次兵推,未来解放军在台海的真正对手并非台军,而是美军。那么如何击败美军,或者说拥有何种能力阻止美军介入台海,是审视解放军能否“武统”台湾的核心问题。

数十年来,台海局势始终是牵动中国国家安全的头等大事,为统一打造的军力自然摆在国防建设的首要位置。在寻求登陆台湾岛可靠战力的同时,解放军亦在谋求阻隔美军驰援台湾的能力,特别是在1996年台海危机中受到美军航母刺激后。

在过去近25年里,虽然未承认且未正式采纳,但解放军正在建立起一套被美国军事界称之为“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的战略体系,确切地说,中国被“指控”正在发展一种限制美国军事力量在西太平洋特定海域自由进入的能力,其一就是台海,其二则是南海,两者均被北京方面视为不受侵犯的核心利益区。

美国军事界相信,一旦因台海或南海爆发美国与中国的军事冲突,拥有A2/AD能力的中国将通过一系列“撒手锏”武器对美军的联合指挥控制系统、通讯网络、航母编队、前沿机场、后勤系统等关键节点发动攻击,阻止或阻滞美军进入关键战区,美军在海上、空中、太空以及网络空间的自由行动能力将受到严重限制。

美国智库CSBA研究的中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CSBA智库官网)

A2/AD一般由情报、监视、侦察(ISR),防御和进攻打击系统组成。经年累月,解放军逐步拥有从地面、空中再到太空的完备的监侦网络。地面,直面台海的浙江、福建、广东沿海均被发现部署有不同类型的超视距雷达,用于远距离水面和空中的大中型舰船和军机的早期预警;空中,“空警”系列(空警-500、空警-2000)预警机、运-8/9改装的“高新”工程特种机、“翔龙”战略无人侦察机、“无侦-8”高空高速无人侦察机可进行实时预警、毁伤评估,据公开信息,解放军近年来不断向日本、韩国的美军基地附近,派出诸如运-8/9电子战飞机、图-154MD侦察机,用于电磁信号搜集,积累用于战时的情报;太空,日臻完善的“北斗”导航卫星系统配合“实践”“遥感”系列卫星系统,为解放军在西太平洋作战提供持续的广域监视支持。

在建立太空侦察能力外,中国也建构起太空快速响应系统和反卫星系统,能够在战时为己方快速补充损失的卫星,以及反制美军在实施联合作战中最为依赖的太空资产。目前中国可用于快速响应的火箭有“长征十一号”和“快舟”系列,而反卫星技术则有直接上升式反卫星导弹、共轨式反卫星技术(如太空机械手)和激光反卫星武器等。2007年,中国发射“开拓-1”反卫星导弹成功击落1,000公里轨道上的“风云”气象卫星,引发美军强烈反弹。

相比被动的防御,解放军A2/AD中的进攻打击系统更为惹眼。为瘫痪美军在特定海域自由进入能力,解放军谋求的压制或摧毁美军在西太平洋的军事资产的战力,已开始体系化运作。按军种分,解放军空军,新列装的歼-20隐形战机和歼-16多用途战机能够支持近海制空权的争夺,以及利用超远程空空导弹打击美军辅助性军机(如预警机、加油机),挂载主攻武器KD-20A巡航导弹的轰-6K战略轰炸机拥有高达5,000公里的打击范围,足以威慑第二岛链内的美军关键目标;解放军海军,由052C/D、055型导弹驱逐舰护卫的2个航母战斗群(辽宁舰、山东舰)能够在远海争夺制海权、制空权,空基、海基的鹰击-12A超音速反舰导弹和空基、海基、潜基的鹰击-18新型反舰导弹均能饱和式攻击美军大中型舰船,093A/B攻击核潜艇以其隐蔽性强、生存力高可对美舰形成持续威胁。

在海空军外,解放军火箭军最为美军所忌惮,也为后者所耿耿于怀,否则美国也不会屡次要求中国加入美俄的军控谈判。火箭军中的东风-21D弹道导弹、东风-26弹道导弹、长剑-100巡航导弹因具备打击大中型舰船的能力而被称为“航母杀手”,可谓是美军的“眼中钉,肉中刺”,成为悬在美军航母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另外,东风-11系列导弹(≤600公里)、东风-15系列导弹(≤900公里)、东风-16系列导弹(≤1,500公里)、东风-17导弹(≤1,900公里),以及东风-21系列导弹(≤3,100公里)、东风-26导弹(5,000公里)、东风-10A巡航导弹(≤2,500公里)覆盖范围从台湾岛一直延伸至第二岛链的关岛,是压制或摧毁该地区美军的核心力量。

中国海军辽宁舰航母编队在大洋航行,未来中国航母将会在西太平洋与美军争夺制海权、制空权。(新华社)

其中,首次公开于2019年10月1日中国国庆阅兵的东风-17是一种“全天候、无依托、强突防”,可对中近程目标实施精确打击的高超音速导弹。极快的速度和复杂的轨迹让东风-17难以被拦截,进而轻松突破美军反导网络,以战术性武器的定位,达到战略性的威慑效果。

解放军A2/AD的能力曾在实际上演习已有运用,且产生预期效果。在2016年7月菲律宾发起的南海仲裁案结果公布前后,中国央视彼时报道,解放军海军和火箭军在南海实施联合行动,“海军舰艇编队不畏强敌、迎难而上”“千里之外,火箭军数十枚新型导弹引弓待发”。从事后中国无视仲裁案结果——中国九段线无效,停止南海填海造陆,以及美军舰队为菲律宾撑腰搅乱南海的愿望落空,甚至是菲律宾后期倒向中国来看,解放军的“反介入”终让美军落于下风。

解放军A2/AD装备体系的完善,加上中共高层为完成统一的历史使命的决心,一旦解放军在台海用兵,深受实用主义熏陶的美国被认为是很难阻挡住台湾的统一。但同样是基于历史和现实因素,美国不可能不对解放军A2/AD无动于衷,甚至早在后者这套体系未建成时就已提出针对性的“空海一体战”。

“空海一体战”于2009年提出,次年正式成为美军战略,旨在探索新的作战概念以削弱对手A2/AD能力,确保美国在西太平洋及波斯湾的行动自由和主导地位。在美军看来,反“反介入”前提是“致盲”行动,摧毁解放军的情报监侦能力,使之难以有效跟踪、瞄准、打击和防御。其中,美国海军在2015年提出“分布式杀伤”概念,以期通过增强舰船攻击能力,在广阔水域实施分散部署,对敌方整个杀伤链,特别是情报监侦系统施加更大、甚至饱和性压力。同期,美军还积极开发诸多新型作战武器,包括突防能力强的B-21隐形轰炸机、极具威胁的远程反舰导弹(LRASM)和联合空面防区外导弹(JASSM),以及退出《中导条约》后的陆基中程弹道导弹等,以削弱解放军在第二岛链内的作战能力。

就目前而言,美军整体实力令解放军难以望其项背,这也是美军侦察机、轰炸机、驱逐舰频频“踏入”大陆核心利益海空域的底气所在。但对美军而言,远离本土的海外作战,必将是一场涉及政治、经济、军事的“持久战”。一旦有事,解放军背靠本土,在巨大的工业生产能力支撑下,足以“消耗”远道而来的美军。对台湾而言,离大陆太近,离美国太远,终究是需要正视现实。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