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达·K·沃特海默(Linda K. Wertheimer)为《波士顿环球报》(The Boston Globe)撰文写道如果说在疫情之前SAT和ACT是不公平的,那么现在可能更不公平。两项测试背后的公司都计划推出线上考试的选择,但是许多低收入学生没有互联网连接,并且存在很多对作弊的担忧。

替代方案会更糟吗?

伊丽莎白·库里德·哈尔克特(Elizabeth Currid-Halkett)在时报上说尽管存在缺陷,但标准化考试仍然是评估大学申请者最公平的指标。她承认,SAT和ACT有很多问题,但由于成绩的变化无常,在公平竞争方面可能起的作用甚至更少:2016年毕业的近一半的高中学生至少获得A-的平均成绩,尽管在较富裕和白人为主的学校里,成绩虚高的情况更严重,但招生官员给来自密西西比州困难公立学校的A-的权重还是会比菲利普斯学院的A-要少。申请中的其他部分——个人论文、杰出导师的推荐信、人脉丰富的大学顾问的致电——也给了富裕家庭学生优势。

“这并不是为了捍卫现状,而是恳请他们深入考虑一下,如果大学在招生决定中不考虑标准化考试的话,他们该考虑的因素中哪些应该得到更多权重,”她写道。“普遍存在的、不公平的差别,往往由社会经济地位的偏见所致,那些被视为中等或不佳的公立学校学生的表现,通常可以通过优异的标准化考试分数来抵消。”

实际上,正如《洛杉矶时报》(The Los Angeles Times)编委会所指出的这正是加利福尼亚大学招生系统最近发现的情况。2月,由学术评议会委托的一个工作组研究了标准化考试的影响,报告说它们比高中成绩或其他指标更有效地预测大学的成功,而实际上通过提供一种另外的标准,让黑人、拉美裔和低收入学生拥有更多优势,从而避开招生官潜在的拒绝。大学议会上个月一致支持了该报告。

报告发布后,《洛杉矶时报》编委会认为:“目前,加州大学应保留考试分数。出于政治或法律压力甚至个人信仰而选择其他指标,将不符合伟大名校的治学根基,这些大学以思想开明的调查和基于事实的决策为荣。”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