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5月27日,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就中国华为公司首席财务官孟晚舟一案做出裁决。加方认定孟晚舟符合“双重犯罪”标准,其引渡案将顺延至6月15日。

加方首席大法官霍尔姆斯(Heather Holmes)在5月27日公布了长达23页的判决书,根据这份材料,即使加拿大没像美国一样对伊朗实施经济制裁,但孟晚舟仍要因涉“与伊朗交易”,被判“欺诈”(Fraud charges),进而在加拿大受审。

法官在嗣后的解释中,还特别强调加方虽没参加美国对伊朗的经济制裁行动,但“美国的制裁在根本上没有和加拿大的价值观产生冲突”。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外交大臣商鹏飞(Francois Champagne)等人在5月27日就此案先后发表声明,强调“加拿大司法机构独立运作”,孟案裁决是“独立裁决”。特鲁多本人还称对“加拿大的司法系统有信心”。

在法官和政要的口中,加拿大并未释放孟晚舟是因为价值观,是司法的力量。

《纽约时报》称“引渡孟晚舟的法律障碍已被清除”,距离“在美国进行常规审判更进一步”。CNBC电视台称“随着中美紧张局势升级,华为首席财务官在引渡斗争中败北”。澳大利亚《堪培拉时报》则直接打出“华为首席财务官在加拿大败诉”的标题。

美国的制裁力度不减,中国华为公司面临的挑战也与日俱增。而孟案的顿挫也与之直接挂钩。(新华社)

在5月27日的署名通讯稿中,美联社强调“引渡案将继续进行”,加方的这一决定预计会进一步损害中加关系。这点出了问题的关键。

加拿大终究要为自己的价值观付出代价。2019年3月7日至今,加拿大理查森公司(Richardson International)、威特发公司(Viterra Inc.)等多家企业的油菜籽已被停止出口中国,占加拿大油菜籽40%的中国市场因此不复存在。

面对这种局面,北京只强调这是加拿大油菜籽10年间一直存在的“杂质问题”,加拿大又能说些什么呢?

说到底,孟晚舟一案早已成为中美新一轮对峙的波澜。它的走向见证着中美贸易战与中美对峙的热度。

中美贸易战自2018年3月爆发至今,美国仍对华为与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5G)问题呈现斩尽杀绝、瞠目相见的姿态。作为中美贸易战和华为问题的次生灾害,以及“美国强权政治的又一例证”。孟晚舟一案的解决最终要依托于这些重大问题的突破,这其中就很难有加拿大继续左右逢源的空间了。

加拿大当然清楚孟晚舟案的敏感性,孟晚舟面临失去自由的困境,加拿大何尝不是如此?孟晚舟将继续在加拿大应对司法程序,加拿大也不必即刻在中美之间做出终极选择的折中方案。毕竟,在未来十数年间,乃至更长的时间里,随着中美角逐的格局日益明显,加拿大面临的两难情形,将是更多国家面前共同的难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