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警察暴力执法、跪地锁喉致使非裔男子死亡事件引发的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抗议活动已进入第三天,并且开始向纽约和俄亥俄州等其他地区蔓延,地方警察也加大了拘捕力度。

但与之相对的则是抗议和暴力的不断升级。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纽约时报》的报道,5月27日晚,明尼阿波里斯市的民众冲进商店哄抢商品并在店内纵火。5月28日晚,明尼苏达州明尼波利斯的抗议者闯入并“接管”了当地警察局第3分局大楼,打砸和纵火,摧毁了警察局内公共设施。

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定性“暴乱”

5月29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发布推文,将抗议者称之为暴徒(thugs),称自己不能袖手旁观,任由这种情况发生在该市。他同时批评左派掌权的市政府软弱无能。特朗普甚至说,他已经和明尼苏达州州长通话,并告诉后者,他愿意向该州提供“军事支持”。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Twitter发文回应事件,称“无论多难,我们都会恢复对局面的掌控,但是当劫掠开始时,射击就会开始”。

可见,白宫已经对这次地方抗议活动视为暴乱。按照特朗普的说法,如果州长无法通过国民警卫队(United States National Guard)恢复地方秩序,联邦政府就会派遣军方介入。

至于美国军方是否真能介入地方暴乱,特朗普似乎也有据可依。

1990年,美国国会通过的《国防授权法案》允许美国军方将剩余的武器装备分配给地方,用于禁毒等执法任务。这些军事装备包括装甲车、防暴装备、步枪、弹药等,地方执法部门仅需为此支付运费。到了1997年,该法允许分配的目标领域不再局限于禁毒,而是扩展至反恐等所有执法领域。

这某种程度上也导致了美国警察的“军事化”。

2014年,一名黑人在密苏里州被警察枪杀引发大规模游行示威,种族歧视和枪支暴力问题突出。为了缓解矛盾,当时的奥巴马政府决定限制向地方转交军事装备,禁止向地方警察提供装甲车、口径12.7毫米以上的枪支及弹药、榴弹发射器,并限制提供飞行器、特殊火枪、爆炸物和防暴装备。

但是,特朗普2017年上台后废除了奥巴马这方面的行政禁令,允许美国军方相地方执法机构派送军事装备。

虽然警察“军事化”绝非导致美国执法暴力升级和抗议示威增加的唯一因素,但有研究结果显示,美国军方向地方执法机构派送军事装备,只会引发当地更多针对警察的枪支暴力袭击。特朗普考虑军事介入的方案也存在风险。

军事介入难化解矛盾

非裔民众被警察执法暴力致死曾引发过全国范围的讨论,但从最近发生的事件来看,警察暴力根本没有缓解。根据《纽约时报》5月28日公布的税局,从2013年至2019年,每年都有至少2,000名美国民众死于警察暴力执法。

2020年5月28日,特朗普总统在白宫对推特的事实核查表达不满并签署行政令予以反击。同一天,他发布推文批评明尼苏达州“暴徒”,结果被推特官方批为“美化暴力”。(AP)

一方面,警察暴力总会伴随种族歧视的问题存在。根据美国《华盛顿邮报》2019年8月的一份报道,在美国,对于黑人来说,被警察杀害的风险大约是白人的2.5倍。从2013年至2018年,拉丁裔男性、非洲裔女性被警察执法暴力致死率远高于白人。非洲裔是最大的受害群体。

另一方面,在美国,警察暴力执法以及因此引发的争端比日本、澳大利亚、英国和加拿大等其他西方发达国家更常见,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之一就是美国的高持枪率。美国人占全球人口的4%,但却拥有世界上近50%的枪支。有的时候,警察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也会过度自卫或执法,从而导致这种恶性循环。

所以,表面上看,这次暴乱表面上看是抗议警察执法暴力,其实背后也反映了美国社会的深层次矛盾,牵涉到枪支改革和种族歧视等困扰美国多年的社会性问题。当然,其中也掺杂一些政治因素。华盛顿政客也缺乏解决这些问题的政治魄力。

加上疫情的影响,美国联邦和地方执政当局同民众的矛盾冲突也日益明显。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考虑动用军事手段介入地方,试图平息这种暴动,可能更多是为了展现自己“强势”的表象,从而为自己在大选年的“领导力”加分。

且不说特朗普此举可能在大选年引发的政治争议,即便真的付诸实施,也只会进一步激化这些矛盾,根本无助于问题的解决。更何况,特朗普执政三年有余,从来没有表现出解决这些国内矛盾的意愿,更没有提出能够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案。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